第二天中午的时候,王玮就得到消息了,周焕春交代了,去把所有的罪名都一个人扛下来了。

    周氏珠宝,张耀辉,虽然明明是幕后主使者,却一点也没受到牵连。

    这让王玮恨得牙根都痒痒,他当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很明显是有人让周焕春把事扛下了。

    而张晓芬夫妇,不出意外的话不会坐牢,自首也算是他的立功表现,再加上王玮不会追究。

    然后中午的时候,他看到张氏夫妇从门前经过,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张氏夫妇,当然不是说张晓芬夫妻俩,而是来向王玮求医的,狂犬病少年的父母。

    看他们愁眉苦脸的样子,王玮就断定病情已经恶化了。

    狂犬病,是一个世界性难题,只能预防,不能治愈,偶尔出现一个极其特殊能痊愈的例子,也是种种特殊的原因,或者是研究不明白,或者是研究明白了,也不可能复制到其他病人身上。

    就目前来说,狂犬病致死率几乎是百分百,张氏夫妇的儿子也不会例外。

    百里医院的专家会诊,能做到的也只是延长患者生命,减少痛苦,而不是彻底治愈狂犬病。

    哎!

    王玮也只能在心里感叹一声,虽然他有一定把握,可作为一个医生,不能主动去求病人治病。

    先不说这种行为对不对,单单是这种求着病人治病的举动,就很容易让病人和家属产生误会。

    病人求医生,要么就是医生的医术不行,没人去找他看病,要么就是另有所图。

    正当王玮感慨的时候,突然一辆车歪歪斜斜的来到诊所面前,停下,从车上走下来两个人。

    醉驾!

    看两个人红扑扑的脸,歪歪斜斜的走路姿势,就知道他们今天肯定没少喝。

    像这种人,一旦遇到交警,肯定马上就会被拦下来。

    “你小子就是王玮?”走在前面的,是一个人高马大的光头,来到王玮面前大着舌头说话。

    “喂,警察同志吗?我举报有人醉驾!”王玮直接拿出手机,报警吧!

    “草,你竟然敢举报老子?”光头一听王玮的话,骂骂咧咧的伸手就来夺王玮手里的手机。

    唰!

    王玮一闪身,光头没有抢到手机,一个站立不稳就倒在地上了。

    对于一个正常人而言,这么摔倒不容易,然而对一个醉鬼来说,就一点儿都不奇怪了。

    别说是这种抢手机不成的情况,就算是正常走路的时候,醉鬼也能自己把自己给绊倒下了。

    “经理,你没事儿吧?”后面跟着的白衬衣男子,显然比光头情况好得多,尽管也是一身的酒气,可至少走路的时候很稳当,看到光头趴在地上之后,他两步就走过来,把光头给搀扶起来了。

    “我没事儿,姓王的,我问你,是谁让你针对我们金盾安保的?”光头站起来甩开白衬衣男。

    “金盾安保?”听到光头这么说,王玮才想起来,在他去魔都的时候,曾经和叶家产生冲突,直接杀到叶家的别墅,把叶乐安父子一顿收拾,当时就有一队特殊的保安,有很特殊的手段。

    这些保安身上,统一佩戴着金盾安保的标志,光头男肯定也是金盾安保的人了。

    “说话,你跟我说话,你特么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