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古鲲鹏诀 第2106章:哀其不幸,恨其不争!(1/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前堂茶室,苏母幽幽推开了门。

        茶香浓郁的房间里,苏长庆在窗前负手而立。

        苏母顺手关上门,也挡住了倒灌的冷气。

        她走到苏父的身畔,照着他的肩头就捶打了一下,“你这个老顽固,明知道女儿的心思,怎么还舍得骂她?”

        苏长庆冷不防被打,拧了下眉心,“你还好意思说我,要不是你从小把她惯坏了,她怎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我的女儿,不管变成什么样,那都是苏家的千金!

        不是我说你,当初在滨城咱们都说好的,你怎么又出尔反尔了?

        难不成你真愿意看见女儿越来越憔悴,最后患上抑郁症你才开心吗?”

        苏母的语气很是不满,睇着苏长庆的眼神里也充斥着不赞同。

        闻声,苏父白了她一眼,“少给我胡说八道!”

        苏母不禁冷笑,“现在嫌我胡说八道了?那刚刚你怎么不和女儿好好说话?

        她都快四十岁了,这么大的人,还要不分青红皂白地骂她,你于心何忍啊?”

        说罢,苏母转身走到茶桌前,一边沏茶又一边抱怨,“这两年她在我们身边生活了这么久,你也不是没看见她的状态。

        我们都年轻过,感情这种东西哪里能随心所欲?

        再说你暗中让贤老弟帮忙调查凌万邢,也很清楚这两年他是怎么过来的。

        你说你身为长辈,训斥几句也就算了,不论如何,我们不都是希望女儿能幸福嘛,你非要挖苦她做什么?”

        话落,苏父背在身后的手不禁攥成了拳头。

        他徐徐回身看着茶案前的苏母,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这时,苏母恰好抬眸,撞上苏长庆微微闪烁的目光,撇嘴道:“怎么?被我说中了?

        现在后悔有什么用,真不知道你到底是疼她还是恨她!”

        “行了行了,絮絮叨叨的没完没了!”苏长庆被念叨的耳根发热,烦躁地蹙起眉心,走到茶桌前落座,哼声道:“我这不也是因为看见凌万邢被气的!

        宛佟也是我的女儿,我无非就是哀其不幸恨其不争罢了!你就少说两句吧!”

        闻此,苏母呵呵一笑,又数落道:“这话,我送给你!

        你要是真心疼女儿,以后在她面前就把你那副不可理喻的脾气收敛收敛!

        以后好歹都是一家人,你再看不上凌万邢,但是女儿喜欢,你总要为她考虑考虑!”

        苏母语重心长地劝解,让苏长庆愈发烦躁难耐。

        他端着茶杯吹了吹,挑着眉梢看向苏母,“行,行行行,以后他们俩的事,我不管了还不行嘛!

        就你会做好人,每次我训她,你总要在旁边帮腔,搞得好像我多不近人情似的。”

        苏母见他态度软化,也随即调侃道:“不是好像,你就是不近人情!”

        “随你怎么说吧!”苏长庆无奈地抿了口热茶,尔后又说道:“想让我同意他们在一起,也不是不可以!

        但凌万邢这个臭小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