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严重的抑郁症,相信你不会拿这件事开玩笑吧?”

        邱柏业的十指抵到自己的唇瓣上.他眼珠子向上盯着她导致眼珠下半部分露出白色,那看起来很令人恐惧。

        肖白莲紧张地吞了吞口水,她不敢肯定在邱柏业放弃桑晶的时候这一招还有没有效果,但她必须试上一试,桑晶是她最后的救靠稻草l

        “好,我答应你。”

        当她心跳如鼓听到这句话时.她整个整绷的肌肉都松懈下来了。

        邱柏业嘴角一勾,他眼里带着恶毒的嘲讽。

        “那么东西可以还给我……”

        “如果我不遵守承诺,就算给你十份,还是会曝光的”……”

        邱恩回今天公司里组织了一月一度的聚餐,回来得晚了。当开车回来时发现弟弟的房间灯亮起时,他愣了下。

        “你回来了吗?”

        上楼去弟弟的房间,门没锁,邱柏业躺在床上带着耳机玩手机。

        见兄长,微笑:“哥,你回来了啊。”

        邱恩回站在门口,问:“什么时候走‘”

        “明天下午的飞机。”

        “我送送你吧。明天我休假。”

        “那就谢谢哥了。”

        邱恩回离开前替他把门关上了。

        邱柏业在兄长关上门后,继续低头玩手机。

        耳朵里,是肖白莲的那卷叫床录音带声……

        肖白莲躺在床上,与邱柏业的谈判如此顺利虽然很高兴,证明学姐是起到作用了的。可是心底为什么还是惶恐不安呢?

        总觉得这么容易就放过她的邱柏业显得那么可疑……

        可支撑邱柏业仇恨她的是对于桑晶的爱,当爱情不再了,他也就失去了复仇的动力。而被折磨的她也将得到救赎。

        这一切都是合理的,如果邱柏业要叛变,那只能证明邱柏业对桑晶的爱全是虚情假意了。

        “不要想了……”肖白莲低喃着,“我已经得到了报应,我不欠他们谁的了。相反的邱柏业该感谢我对吧,自以为是的情种,到头来只是自欺欺人的哄骗……”

        她看过无数心理学方面的书籍,那上面曾说过,人们对一直得不到的东西反而是最在意的,并倾注所有的感情。但如果这样东西真的有一天他们拥有时,那种热情很快会淡去,他们最终将发现对那样东西的渴求其实更多的只是源于自我的想象……

        也就是自以为是的将得不到的东西升华为一个自己永远也接触不到的境界来疯狂祟拜着!

        邱恩回回来时,麦子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着呆,他走过去,“在想什么?”

        肖白莲迅速收起心思,摇头伸手搂住丈夫的脖子,“什么也没有。欢迎你回来,老公。”并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

        他微笑.热情许以热吻。

        肖白莲欣喜的感觉到,她和邱柏业的上床一事终于让丈夫从阴影里走出来了——

        明天以后,会是晴天了,对吧?

        她想得如此美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