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邱柏业?”

        “害怕债主找到医院所以用了个假名字,”她背对着他,声音沉闷中透着冷漠,“你叫邱恩回,是我的丈夫。”

        他视线移到她左手无名指上,那枚婚戒有了很好的解释。“我们结婚多久了?”

        “三年半了。”

        当一个谎言出去了,更多的谎言就如同滚雪球越滚越大,也越来越容易编造。

        “我爱你,对吗?”他想他宁愿用碰瓷的方式去自杀,又在这时候承受她的虐待,一定是因为他爱她才会这样的?

        感觉这样的人设才更符台他。

        “你是我的丈夫,你当然爱我。”肖白莲把拖把甩干后,回头。

        邱柏业承受了她大半天的虐待却一直没有吭声与反抗,连点脾气都没有。令她吃惊的同时,又疑惑,他爱一个人就是这种表现吗?

        “我是做什么的?”他再问。

        “家里的富二代,本来很出众的,结果沾上了赌瘾把家产全赔光了。这幢别墅和外面那辆车下个月银行就要来查封了,到时候我们就得睡大街了。”

        “很抱歉……”他低下头,完全接受了她的说词

        毫无怀疑,“我腿好以后,会重新努力工作的…一”

        “你能做什么’l”她声音尖锐质疑,“除了父母

        给你的家世,你能凭你自己的本事在这个社会上立足吗?i”

        肖白莲对邱柏业有偏见,偏执地认为邱柏业只是运气好出生为富二代,如果没有父母,他根本不可能年仅三十岁不到就坐上一个总经理的位置!

        所以她恶毒的打击

        而面对妻子的质疑与愤怒,邱柏业也是照单全收,男人的面子让他羞愧之余,也是抬不起头来小声地承诺:“就算是当送外卖的……我也会努力养活你的。”

        “就凭你那点外卖钱?!”肖白莲得理不饶人

        “你知道我一瓶护肤品就值多少钱吗?!”

        他想他知道,她的皮肤保持得那么水嫩,发质那样美,气质和这别墅那样找工作谐……他失忆了但他仍有对这个世界金钱的基本观念。

        “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他的声音很沉闷,但语气仍然坚定:“就当过去那个混账的我已经被车撞死了,我会努力工作的。哪怕身上只有十块钱,我也会给你九块钱的。”

        肖白莲沉默,男人的话气充满了真诚,是毫不令人怀疑的改过自新。

        她把拖把挂起来,然后走出卫生间。

        他一路坐着轮椅跟在她身后。

        她将购物袋的食物从料理台上分捡出来,一一归类。

        “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这时候男人察颜观色近乎讨好地问。他不再追问自己的过去,虽然他想知道更多,但显然过去的自己就是一个混蛋的角色,他不能刺激她。

        肖白莲抬起头,看着一脸讨好的像狗一样的邱柏业,他对心爱的女人就是这种态度吗?

        因为这么好,所以对她就是那样的仇恨么

        真是人站在不同的角度下,对待事物就彻底的两面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