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脑子一懵。

        “趁着大哥回来前我们再打一炮吧。”

        肖白莲深吸气,“你想要腿断吗?”他那天下午搞了她以后双腿就疼了好长一段时间。

        “你用嘴巴。”邱柏业也算是吃到了苦头,在他腿伤好之前他确实不敢再任性,“等晚一点,你到我房里来替我含出来。如果你不来,你知道后果的。”

        邱柏业推着轮椅进屋:“妈,你要出去旅游吗?!”

        婆婆还在那电话,闻言示意儿子小声点,她在忙呢。

        邱柏业撇撇嘴,让护工抱他上楼。

        肖白莲从屋里进来,走过去抱儿子,最近几天她抱孩子的时间相对多了些,如果手上不抱着儿子,她会走神的。

        十多分钟后收到邱柏业的短信,让她上楼,他等着。她深吸口气把短信删掉,再看一眼聊天聊得火热的婆婆,将邱年生交给了佣人,“妈,小叔有事找我,我上楼去看一下。”

        “去吧去吧。”婆婆不在意挥手。

        肖白莲上楼,光明正大进屋,然后反锁……

        跪在他腿间的年轻女人从红润的小口里吐出那射精过的阴茎,“吞下去。”他一脸舒爽后的松劲。

        性爱就像毒药,一沾上就有瘾。他瘾很大,恨不得天天搞上几炮,只恨身体不争气。

        肖白莲表情平淡把精液吞下肚,随后端起桌上的水猛灌了。

        邱柏业嘲她:“男人的精液可是给你补身体的。”

        呸。

        肖白莲心里冷哼后,问:“你还要再来一次吗?”他今天比上次时间来得短了。

        邱柏业看着她那一张甜美的小脸,红润小嘴,再联想到她的小逼儿,哼道:“用你的逼。”

        “你腿行吗?”她抽来纸巾擦拭掉嘴角。

        她说到了他的痛处,如果只是用嘴他还真没太大的兴趣,到底比不上下面那嘴。

        伸手一把扯住她,“你现在好像适应了?不挣扎了?”

        “木已成舟,我能有什么办法?”又哭又闹浪费时间万一被婆婆撞见吗?早晚都是要上床的,不如认命。

        邱柏业为她那淡定的态度心里头不爽,他希望她该是更贞洁一点的,但又矛盾地喜欢她现在这样。

        她认命对双方而言是好事,可是男人就是烂人,他又希望她能对兄长坚贞!

        “如果有第三个男人掌握了你的把柄,你也会像今天一样吗?”他咬牙切齿问。

        肖白莲觉得他是个神经病,“没有如果。”她是傻了么和他讨论没发生的事然后闹不愉快?!

        “哼!”他甩开她。

        “我要睡觉。”他叫嚷。

        肖白莲站起来扶他上床,小心地把他双腿搁在上面,然后又进了浴室打水替他清理下体那被唾液粘到一起的阴毛。

        照顾病人的肖白莲是温柔娴静的,而邱柏业在这一刻也是安静的。他一双眼睛会跟随她而移动。

        “你低下头来,我想吻你。”

        女人擦拭阴茎的动作是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