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面上露出心疼,

        拿来纸巾替她擦拭眼泪。

        肖白莲粗鲁地擤了鼻涕后,不由无奈问道:“你如果真的爱我,忍心看到我如此两面三刀地欺骗自己的丈夫吗?你心中的美好的爱人就是我现在这个样子邱柏业心头一窒,一股火气窜了起来,他猛地从沙发上跳起来,”你又想说什么?!“

        “结束好吗?”她抬头泪眼汪汪无助极了,“已经够了吧?你很尊重你大哥的,

        他也那么爱护你,就让这件事就此打住好“别想!”他偏执地拒绝了。

        “你们怎么了?”这时玄关大门忽然被打开了,令两人浑身一颤的是,婆婆一脸莫名其妙出现,“你们叔女俩在吵架邱柏业神色一僵,肖白莲眼中闪过后怕。然后两人反应过来,邱柏业声音放柔,”妈,你这么晚怎么过来了?”

        “我来找我的一只镯子,好像把它落在卫生间了。你们这是怎么了?”

        “没事!我先上楼!”他想还是把借口留给肖白莲好了。

        肖白莲等人一走,才赶紧凑到婆婆面前解释,“我就是在说让小叔早点结婚的事.一”“不管怎样肖白莲的谎言是很丰富的,对付婆婆她很擅长。

        “催他结婚他不乐意就来骂你了?”婆婆一脸恍肖白莲点过头后,老太太就满脸心疼样,“这小子真是没大没小的,当嫂子的也是为他好啊!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呢?你别气,回头我去骂骂他!”

        “嗯.一”“肖白莲假装破涕为笑。

        而在二楼楼梯口静静听着口供的邱柏业心中有数后才慢悠悠地上了楼。

        婆婆呆了二十来分钟就走了,因为婆婆的缘故肖白莲一时升起的谈话也到处结束,她整个人很疲惫地上楼。孕后期她本就气色差,倒一时让人感觉不出。

        邱柏业赌气地没到肖白莲房间,他很委屈也很生气,明明已经做得很好了,可她铁石心肠总要离开他,就因为大哥存土。

        气得他猛捶桌子,“真该死的,就是把你宠习惯了,你总是这样对我!”因为太生气了睡不着,坐到桌子前鼠标搜电影。他已经好久没看过电影了。

        婆婆的电话来了,邱柏业分心地接电话时手指不知觉地随手一按,电脑弹跳出来的屏幕倒也没让他在意。他只是习惯性地滚动鼠标,随意点击着。

        “你今晚上骂了你嫂子?”

        “不是你们一直催我结婚么?我听着/心火页。

        视线漫不经心地看着屏幕,忽然发现那上面是他大学毕业时的相册,被制成了视频播放着。

        邱柏业一时来了兴趣。

        “那也不能骂你嫂子啊,你哥要知道了一定会很生气的。明天向她道个歉知道吗?今晚上哭得这么狠的,是被你欺负得多伤害啊?”婆婆一嘴的心疼。

        “妈也真是心疼嫂子啊。好了好了,

        我知道了。“邱柏业嘴角一勾,面部柔和。

        肖白莲讨长辈喜欢,他是跟着心里头自豪的,说明他们兄弟看女人的眼光都是能得到长辈认可的。

        电话挂断,他视线漫不经心扫到电脑上,正好地看到一组组他搂抱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的亲热相片。

        邱柏业整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