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很多没少受责骂。不过在这里工资很高,所以哪怕受气还是有充足干下去的理由呢。

        把饭菜原封不动地端在手上,临走前叮嘱了一句:“九点半会有宵夜餐的,夫人如果饿了请按铃叫我。

        肖白莲的反应是背脊保持一个动作一下午后,她感到腰椎疼痛了自然地朝枕头上靠了下去。

        继续盯着天花板发呆。

        恩回为什么看孩子看了这么久都还没回来呢“

        他是不是一辈子都不回来了呢“

        对丈夫可能真的太过熟悉了,他的任何一丁点几反常她都能及时发现,只因为她每天的精力全放在他身上。她了解他比了解自己都还要深.

        她幸福的人生,是不是可以进入倒计时了?

        邱柏业开着车,载着孩子去了公园。

        大哥让他把孩子带到这里来。

        时间是下午五点左右,太阳的威力已经只剩下尾巴了。

        提着婴几篮子下车,深吸一口气,他已经足够成熟懂事,并且得肩负养育后代的重养时,他将变得无所畏惧。

        高大的男人坐在休息椅前喂鸽子,他的表情很清淡,双眉紧锁。

        邱柏业提着孩子站在几米远外静静看着,他已经好多年没看到这样不开心的哥哥了。

        哥哥一直是个温和心态极好的男人,

        记忆中距离上一次他这样的忧郁,好像是十多年前那个妓女死时的事了。

        0

        0

        我的恩回是那么地好

        “给我看看孩子吧。”终于注意到弟弟来了那都已经是半个小时后的事了,男人不经意地回头,一直站在身后不远处的弟弟是那样的帅气高大而年轻。

        他曾经引以为傲的弟弟,如今却只有满心的憎恶。

        邱柏业没有上前:“我忄白哥你冲动起来把他给杀了。

        “你觉得我还是年轻时的性格吗?”他嘴角一扯,也没再要求,这不是他的孩子,只是偷情的恶果,那是对他的一种耻辱。

        “哥哥还是不看的为好,他太像我了。如果不像我,我想肖白莲也不会抱别人的孩子回来冒充。

        “说得也是。万一你真的递给我以后,我就这样把他摔死了呢。生命是很脆弱的。”男人叹息地扭回头去,将高大的身子靠在休息椅背上,瞬间不再挺得笔直的背显得颓废极了。他抬头望天,对弟弟和自己妻子偷情的事,他连问理由的欲望都已经没有了。

        事已至此,还要怎样再追究过去?又有何意义?

        “是我陪那个女孩的时间太少了吗?

        让她感到寂寞了吗?“他唯有深刻的反省,到底错在哪里。

        邱柏业没吭声,他不敢告诉哥哥真相,不是因为胆怯,而只是因为.一“”哥哥离婚吧,一个不忠的女人背叛了你一次,

        她终究还会有第二次乃至第三次。就像你十多年前喜欢的那个妓女一样。

        本来云淡风情的男人在瞬间扭过头来时,他的眼神是阴郁与凶狠的,“邱柏业,你是想死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