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腰杆子深深植入她双腿间,撞击声啪啪啪地响亮起来,羞耻地回荡在空际的别墅内。

        “双腿再张大点,屁股凑过来一占我快要把你撞下去了。

        “不行·”“·我会掉下去的·”过‘如果屁股挨不到栏杆,她双腿就没有着力点,全身的重量就得集中到高举的双手上了。

        0

        这才是性暴力

        0

        “要掉下去了吗?”男人腰身没停,抬头凝望美丽的妻子,她一双漂亮的乳房高高挺耸着,一双细长的手臂垂直吊着,他下次把她吊起来日一次试试?

        要把她操哭了哇哇惨叫,想想一定很刺激。

        哦,该死的,鸡巴又硬了两分!挺耸的速度再加快,女人的身体被大力撞击着,全身的平衡全靠自己的一双手抓着栏杆也靠男人的双手撑着她腰。

        “恩回快一点结束吧,我没有力气了一”女人的十指开始脱力,她已经软到极限了,可是生命在她的坚持之间。

        “要松手了吗?”男人也知道妻子的极限了,停下耸动将她屁股往上一托,重新挂在他健腰上,然后往楼下走去。

        肖白莲吓得想死死搂住他,可她双手真的吊得没有力气,虚弱地靠在他怀里。

        而男人双臂则自然地脱力,一边下楼一边任妻子缓缓滑下去。

        “我要掉下去了啦一一”肖白莲被折磨得直想哭,刚刚休息一下丈夫又不配合,不得不再使力气挂他脖子上。但没挂几下力气又没了,娇小的身子又跟着滑下去。

        男人怜惜极了,这次没再玩她手臂用力一只掌在她背上一手托着她臀部,下楼梯可不是好玩的。

        走到最后几步楼梯时,他拔出阳具让妻子跨骑到扶手上,“从这里滑下去。

        肖白莲咬了咬唇瓣,小逼磨到有光滑的扶手上,所有淫水全部黏了上去,她羞耻极了。可丈夫已经走下楼梯处用期待的眼神等着她了。

        肖白边动了动臀,双手保持平衡滑了下去,小逼被磨得有些疼痛发麻,这痛感结束后又有一种淡淡的骚痒。

        度赞美,伸手掌住她后脑勺,两人隔着圆柱亲吻。舌头与舌头戏耍间,大手也放肆地揉上女人的胸,挤压揉掐动作粗鲁而色情。

        肖白莲夹紧自己的双腿/、

        /宋冫宋也

        贴合在扶手上,丈夫的亲吻和抚摸让她欲望窜升得太快,小逼泛痒,抵在冷硬的扶手上会有一种情不自禁磨蹭的欲望。

        她极度力压下心中的骚气,不想丈夫看到那么淫荡放纵的自己。

        直到吻结束,两人口水缠绵成丝,邱恩回眼里浓浓的情欲和赞美,“小逼是不是很痒了?”

        “嗯.一”“她羞耻轻哼

        “要老公的大肉棒吗?”

        “要.一”很想老公的大肉棒插进来一“其实她还是很容易湿的,只要丈夫对她温柔一点,她可以瘫敦如水一样。

        “你想在这木头上磨吗?”男人低头指向隔在两人身前的大圆柱。

        圆柱上面依次挨大小叠放着几个小圆球,最顶端的小圆球是用漂亮的玉石装饰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