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岁月让她眉宇间多了一些成熟而已。

        冫月辰气温取冷,邱柏业将身上的薄毯盖到了她身上,然后掀了她一处被角让自己躺了进去,和女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他喃喃自语:“我在那张沙发上真的睡得太难受了”

        没过一会几再度陷入梦乡里。

        女人没有察觉异常,只是本能地因为温暖而舒展着四肢,也睡得更为舒服了。

        249来做爱吧,这样就不无聊了天气仍旧恶劣,哪怕大清早的暴雨也下个不停。

        肖白莲在别墅里闲逛,这里没有一本书,有健身房有小型台球桌室,她无聊到只能学打台球来渡过时间。

        邱柏业总是紧随其后的,无时无刻不在诱惑:“会无聊吗?这暴雨持续两天了。

        “我只想离开这里。”她无聊到发疯,

        这种没有网络没有繁华市集的孤岛太不适合她了。

        “在隔着我们有四公里远的一座岛上也是有人住的,可惜天气恶劣到我们无法出海去窜门。

        “我现在只想回家。”她泄愤似地重重一杆子把球入了洞。

        他嘲笑她:“你的球技真不好。要不要来玩飞行棋?”

        她闻言扫了他一眼。

        温暖的客厅里,肖白莲在扔色子,落地六点,手上小象棋在鲜艳的图案上走了六点,正好落到“退后两步”的位置上,于是再倒退两步。上面写着“输六”。

        她从小盒子里掏出六百块的钱递给了邱柏业。

        “你知道桑晶怀孕了吗?”

        “我已经不会再关注她了。”这次换邱柏业扔色子,掷了个五,棋子往前五步,

        落到“扮鬼脸”上。

        于是五官挤出一个并不好看的鬼脸,

        肖白莲嘴角一勾冷冷一笑。“你那么爱她的,说不爱就不爱了。

        “你想表达什么?我是被甩的那一个。

        “我只是感慨人这一辈子是会爱几个人的,世上没有那么多一心一意的人。

        “难道要我们一辈子去惦记一个永远都得不到的人然后来自己痛苦吗?你太苛刻了。

        “不,我只是觉得,既然你也能忘记桑晶,那同样也会忘记我。你需要多一点时间。

        “你说得有道理。”

        他的手落到赢十八上面时,嘴角一勾,“一千八。

        肖白莲皱了皱眉,看着盒子里的现金没有了,“我没有现金了。

        “可以用别的代替,比如一个吻。

        “不玩了。

        “你确定?这才下午两点,距离晚上还有很长一段时间。

        肖白莲的眉头皱得更深了,她深吸一口气,扭头望着窗外,房子的排水系统很好,下了两天的暴雨地面上仍没有积水,

        她不由担心问:“你说如果积水深了时,

        会不会把这座岛给淹了。

        “雨季来临时会淹没的,但现在不是雨季。不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