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救援也总是很容易的吧?

        但是迟迟未现身的丈夫将她的希望和愧疚之心全部击碎了,她只有作为女人作为妻子对无限包容她的丈夫怨恨之情!

        因为明白这一点的男人在这一刻决定

        卑鄙地住嘴,他想离间她和兄长的感情,这就是一个最好的机会了!

        而他相应的沉默也换来了女人早就惊疑不安的心,她给自己催眠这个推理逻辑是合乎情理的,并为之而深信。

        只因为,只有如此结论,她对丈夫的愧疚才能彻底地从心中淡化,然后就算是死,她也能死得瞑目了。..

        到晚上的时候,两人挽扶着把双方带入舱内的,因为入夜后甲板上很凉。

        室内温度很合适,同睡--张床早成了习惯。女人削瘦着双颊躺在床上摸过手机看了无数次的信号,没有,什么都没有。

        “白莲。”男人亲吻她的脸颊时那唇瓣因为开始脱水而有一点的干涩。昨天开始他们已经更为疯狂地节约饮用水了。

        “不要和我说话。”她很吃力地说出,然后将脸蛋扭到一边。

        他的吻仍如约而至落到她脸上,“我们做爱吧?趁我们还有力气时。

        “你真是疯了,在这个时候还只想这个吗?”

        “我害怕我们真的等不到被救援的那天。”

        当一直坚强的男人也将心中的惧意说出来时,就如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肖白莲理智彻底崩溃!

        男人的吻在这一刻缠绵地落下,从脸颊到脖子全是有气无力的,仿佛在告诉女人,纵然有心却已经无力。

        这么多天了,食物本来就很少,因为谁也没想过他们只是临时出海呆几个小时却变成了几天,储备粮食没有。原计划是吃五天,但到第三天时救援部队还没到时,食物就再一次被重新分割,每天越来越少只能保证基本活着。

        接下来还要等待多少天不知道,所以尽可能地减少摄入量成了首要的任务。

        “可以吗?白莲?”在扒开女人衣服的那一刻,可以清楚听到男人虚弱的喘气声,他明明身体就不行了,却还要强撑着再消耗大量的体力?会不会死在她身上?

        不可以。“摇头继续坚定地拒绝,”我

        不要自己孤单一个人死在这里。

        “害怕我搞完一-炮就死了吗?

        “害怕。

        一

        “不是因为害怕背叛你的丈夫吗?”

        “害怕。”

        她觉得太疲惫了,多说几句话更是在

        急速消耗她的体力。紧抿唇瓣她用表情告

        诉他她不想再聊天,请他闭上嘴巴。

        “我怕明天早上没有力气起来了。虽

        然饮用水还足支撑一段时间,但每天都没

        吃饱过,我真的没有力气了。所以,今晚必须和你多聊聊天了。“他每顿都可能把自己的那份分给了女人,一个男人的饭量和一个女人的饭量显然是并不相等的。

        再加_上打杂的工作都是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