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对它升起欲望的时候。”肖白莲甜甜一笑,主动弓起身子,扭动着浑圆的屁股来勾引他。

        她的屁股并不肥,曲线适中,是典型的模特儿体型。

        “我想要你的小弟弟插进来。”肖白莲压低了声音诱惑道。

        男人的喉咙滚动了下,他的表情确实是受到了诱惑,以及一些迫不及待。他移到她屁股后面,捧着她的屁股,轻唤道:“小母狗,我会操到你明天下不了床的。”他宣布。

        肖白莲不信,他一晚上最多来三次的,而且在床上他偏向于温柔,和他绅士风度一样。但是她还是配合着挑衅道:“有本事你就来呀,老男人。”适度的情话有助于性兴。

        下一瞬间女孩便感觉阴道内被插入一根又长又胀的肉棒直捅到了她子宫里似的凶残——

        她根本没作好准备,于是被男人凶残捅入的瞬间难耐地皱眉微张着红唇喘息着,“好难受……”

        “是你诱惑我的。”男人喘息,他插得很深,因为极深导致女孩受了惊吓而把小穴夹得很紧,他阴茎都几乎拔不出来了。

        “温柔点啦……”女孩乞求,男人捅太深她太痛。他还说她是阴道长的,那要是阴道短的被他这么一捅不得死人么?

        “好。”男人小弧度地开始抽送,他知道得让这个女孩先慢慢适应他的长度和粗度,如果不是阴道够长,以她这样生涩的身子要一晚上被他操三次是太过勉强的事。

        很快的肖白莲感觉阴茎捅到她子宫口不再那么难受了,因为她适合了他并且分泌出了兴奋的淫水来浸泡,有了水液的缓冲让女孩将屁股抬得更高,她想获得更深一点的入侵和更快一点的冲刺。

        “快一点……”肖白莲娇羞着催促着。

        男人依令行事,提高了速度匀速撞击,啪啪啪渐渐响起来,咕啾声也跟着响了起来。

        女孩放声吟叫,叫床很舒服她并不羞涩,只要环境允许她能一直纵情叫到声音沙哑。

        “都告诉过你了,这房间隔音有点小呢。”男人趴在她背后,单调与机械似地撞击,那健壮腰身撞得她小屁股一阵乱颤,可见臀部肉虽瘦但却是分量不少。

        肖白莲一口咬到枕头上去,双手死死抱在枕头上,她想不明白为什么这房子隔音要这么差……

        见女孩沉闷压抑的呻吟声,男人更是挺耸得更快,他喜欢这种小情趣似的折磨,看着女孩舒服又压抑的喘息,看着她因为欲望而不能彻底发泄的忍耐,男人心中会有些微扭曲的快慰感升起。

        不知过了多久,单调的抽送终于再次迎来结束,女孩总是比男人更快一步抵达高潮。而男人会在她绞紧的阴道里不再压制地放纵喷射精液,将那些白浊的液体全数堵在套子里。

        肖白莲再次抽搐着身子双颊酡红双眼迷离地静待高潮结束。她松开了一直紧咬的唇瓣,口腔里流出来的唾液浸湿了一团儿的枕头。

        她可以喘息了,不用把声音全部堵进枕头里。

        翻个身,懒懒地正在躺在床上。看到男人再次取了套子,又用毛巾擦拭干净。

        是个爱干净的男人。

        “我可以睡了吗?”肖白莲问。

        男人将她拉起来,“我们一起去洗个澡好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