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籍的城管兵看不下去了,亲自操鞭抽打,时不时的抡起巴掌不停的抽,直到将带头大哥抽的满嘴吐血闭嘴为止。

    不得不说,能混到这种地步的,都不是简单人物,骨头是真的硬,就是不说,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时不时的还笑着发出挑衅。

    最终,锦衣卫亲自现场教导,教城管兵们怎么对付这类硬骨头。

    一名锦衣卫开始在火炉前熬制辣椒水,另一个锦衣卫看起来是高官,他在跟带头大哥聊天。

    首先,他做了自我介绍,用温和的语气道:“你好,我叫李元芳,是锦衣卫镇抚使,刚调来马尼拉不久,我听说过你。”

    身边的西班牙通译立马翻译。

    土著带头大哥笑了,说道:“听过老子的名声,还敢来审我?你们大明的锦衣卫很厉害吗?来审一个给老子看看!”

    带头大哥态度嚣张,让人很不舒服。

    李元芳听后,丝毫没有动气,只是微微一笑,道:“对付你这种小角色,我本不愿出手的,既然你这么强烈要求,那我只能勉为其难的做道小菜让你尝尝了。”

    “少废话,赶紧的!”

    还没等通译翻译完这句话,懂一些汉语的带头大哥已经迫不及待了,嚷嚷着上菜。

    李元芳露出了朱一旦式的微笑,转头询问道:“汤底好了没?”

    熬制辣椒水的锦衣卫回道:“大人,新鲜可口的汤底好了,随时可以上菜!”

    “那就上吧,客人已经等不及了!”

    “好嘞!”

    锦衣卫小旗就像是个跑堂的小二,端着一锅麻辣锅底就来了,还体贴的为带头大哥准备了个牛皮围裙。

    “上官,这是?”西班牙兵不解的询问。

    李元芳道:“我们大明的海底捞火锅店有句话,叫作顾客就是上帝,这位虽然做不成上帝,但我们可以送他去见上帝!”

    接着,锦衣卫开始干活了。

    只见小旗粗暴的掰开带头大哥的嘴,将一个弧形的铁漏斗塞入其嘴中。

    然后,小旗捏着鼻子,将一锅滚烫的变态辣汤底灌入漏斗口中.......

    刹那间,带头大哥险些爆炸,身体剧烈的晃动,让整个老虎凳险些翻到。

    只见他口鼻中不时的喷出浓郁的辣椒水,其鼻腔、气管、食道里有种说不出的剧痛,可谓是撕心裂肺。

    短短几息时间内,带头大哥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发出了杀猪般的嚎叫。

    几个西班牙和土著城管兵站在旁边,看着满脸涨得跟猪肝色的带头大哥,虽然不明白他糟了多么严重的罪,但听着那惨叫声都让人瘆得慌。

    李元芳却笑呵呵道:“味道还行吧?继续加汤,管够!”

    带头大哥哪里还敢继续,龇牙咧嘴的抽搐着叫道:“大爷,别加了!我错了.......我招,我全都招!”

    李元芳皱眉道:“这就吃好了?”

    “吃好了.......”

    “你可别作假,我们大明热情好客,不差你一顿饭。”

    “真的.......吃好了.......”

    带头大哥险些一口气没上来。

    ……

    接下来的几天中,在锦衣卫上官的指导下,马尼拉城的几处牢狱,已经成了令人谈虎色变的恐怖之地。

    那里不时的传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