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平安被抬回小院。

  李五娘将李平安搀回榻上,边给李平安脱衣边埋怨:“怎喝成这般模样,三娘,去将我煮的酸浆端来。”

  何三娘走出屋子,去灶上端酸浆。

  李平安四仰八叉躺着,嘴里不停嘟囔:“老狐狸,套老子话。”

  李五娘扯掉李平安外衣,摊开裘被给李平安盖好:“喝的胡话连篇。”

  “夫人,一群老狐狸,为夫心累啊。”李平安醉醺醺拉住李五娘胳膊嘤嘤道。

  李五娘扒拉掉李平安糙手,塞回裘被盖好:“我知你心累,出外沙场拼命,回来与一群人精周寰,那些个人,插条尾巴就是猴,知你心累。”

  李平安满嘴酒气大为感叹:“知我者夫人也,怪不得你我乃是良配。”

  李平安不安生,光身子不着寸缕,甩着大象爬下榻,李五娘力气不如李平安大,按也按不住。

  “你要做甚!还不回被中躺着!”李五娘又拉又拽,李平安丝毫不动。

  李平安还挺有理:“夫人,我想起个新唱段,天仙配,我唱给夫人!”

  这给李五娘气的呀。

  “唱什么唱,躺回去,老实些,着凉怎么办!”李五娘猛一推李平安。

  李平安被这一推,失去平衡,缩后几步,咕咚仰面摔在睡榻。

  李五娘趁此机会,趴在李平安身上,死死压住把李平安往裘被里塞。

  李平安挣扎不已,气的李五娘狠掐几下,这才把李平安塞回裘被盖严实。

  李平安还要乱动,李五娘只好按住李平安双手,骑在李平安腰间擒住他。

  大冷天这通闹,硬是折腾出李五娘一头汗。

  李五娘拿袖子擦汗,一回头,瞧见房门口站着个人。

  何三娘端着酸浆,僵在门口,不知该进还是该走。

  李五娘脸红心跳,现在这姿势,确实不雅观。

  李五娘嗔怪道:“还在那看甚?把酸浆端来,给郎君灌下醒酒。”

  一夜月落无事。

  第二日,李平安醒来身上酸痛不已,青一块紫一块,总感觉被人暴打过。

  “夫人,你说我身上,怎会如此多淤青?”李平安揉着胳膊问李五娘。

  李五娘没好气道:“我掐的!昨晚你非光身子唱天仙配,按也按不住,非掐你才听话。”

  李平安有些尴尬,摸摸鼻子,好像有这回事。

  李五娘盛碗粥递给李平安:“以后少喝些,你本就力气大,撒起酒疯颇难缠。”

  说着话,何三娘从门外进来禀报:“郎君,王爷召见。”

  “王爷召见?”李平安问何三娘。

  何三娘点头道:“是。”

  李平安放下碗站起身道:“不吃了,夫人帮为夫洗漱,把送世子的礼物取来。”

  “三娘,去将我屋那紫檀盒子取来。”李五娘吩咐何三娘。

  ……

  李平安换身缇色袍衫,玄色幞头,披熊皮大氅,腰间带刀,挂好蹀躞,脚踩描银六合靴,抱紫檀盒子,来到李世民住处。

  第一次见世子殿下,未来太子,贞观头号造反派,总要正式些。

  进到屋内,李平安扫视一圈。

  除去李世民、长孙无忌。

  还有个鹅蛋脸,柳眉美目,雍容华贵美妇人,坐在李世民右手。

  李平安上前见礼:“拜见王爷,拜见王妃娘娘,长孙公身康体健。”

  这美妇正是长孙无垢,李世民正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