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萌萌听完白鲸的讲诉沉默半晌,  几分难过几分庆幸的望着女孩道:“还好你逃出来了,还好你碰上了穆小姐。”

        “嗯。”白鲸此时已经止住了泪水,表情也渐渐从生动变回冷漠,  点头认同,“所以我一定要好好报答小姐,  做好这份工作。”

        “……应该的。”薛萌萌之前还有点担心白鲸是不是也喜欢穆雪,现在看女孩这满脸励志片女主的纯洁模样,  暗地里长长松了一口气。

        既为白鲸那逃离碎裂命运的小心脏,  也为自己这八字还没一撇的暗恋。

        “上次的事情我很抱歉,”面前的薛萌萌对自己小心翼翼的,跟刚才面对白鸟时的凶猛模样简直判若两人,白鲸想到自己之前的作为,  心里多了几分愧疚,诚恳道,  “就算你说的有问题,也是无心的,  我不该起身就走。”

        “不用……”薛萌萌话说一半却又想到这又是个好机会,  赶忙止住话头道,  “不过你既然这么说了,为了弥补上次那顿没吃完的饭,  就再让我请你一次怎么样?我也要为上次的失言负责。”

        “要请也是我请你。”白鲸摇头道。

        “那就两顿,”薛萌萌从善如流,“你一顿,我一顿。”

        “……好。”白鲸虽然觉得好像什么地方不对,  但经过方才的事件,薛萌萌在她心里的地位已经接近穆雪了,不过两顿饭而已,  有什么好不同意的呢?

        但她随即又想到了上次饭局薛萌萌一个人开单口相声的尴尬,忍不住提醒她道,“我不怎么会说话,跟我一起吃饭不闷吗?”

        薛萌萌想了想,还是没违心,“实话说,闷。”但还没等白鲸接话,她就自己接上了,“不过我乐意。”

        “……”白鲸沉默了两秒才踟蹰道,“我不是不想说话,就是觉得那些事情没什么意思。”

        白鲸自认生活乏善可陈,除了练武就是工作,跟薛萌萌说出来那些精彩纷呈的故事一比,简直比白开水还索然无味。

        “再没意思也比不说话有意思,”薛萌萌撇嘴,“我的工作也没比你那有意思到哪去,都工作六年了,攒下来的段子还不够说5顿,再多我就得编了。”

        白鲸被她那副自怜的表情逗的语气活跃了几分,“那我以后尽量多说点。”

        “不用勉强自己。”薛萌萌赶紧摆手,她也就随便那么一说,白鲸要是当了真,以其认真的个性,很快她就可能从一个冰山变成一个话痨了。

        想想白鲸喋喋不休的样子,怎么都像是自己在做梦。

        “你有什么喜欢的事情吗?”薛萌萌接着问,根据她之前谈客户的经验,要想让白鲸自然而然的跟自己有话可聊,最好的办法就是培养一个共同的兴趣。

        “我没事的时候都在练功,算是我唯一的爱好吧。”说起练功,白鲸平静的眼眸里多了一点光亮,晃的薛萌萌心一动,脱口而出,“那你能教我吗?”

        白鲸一愣,望向她,“你现在已经很厉害了。”练功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情,薛萌萌又不是跟她一样靠这个吃饭的,没必要遭这个罪。

        “多学点东西总不碍事的。”薛萌萌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谎。

        其实要是白鲸不出现的话,已经打穿a市业余搏击俱乐部,完成这项技能目标的薛萌萌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