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茹被她的话噎住,  被她当面戳破小心思多少有点不自在,愣了片刻后面不改色地说:“我是好意提醒你。”

        明珠喝了口花茶,后味回甘,  她说:“不必了。”

        明茹心中有些说不出来的恼怒,  这个蠢笨好欺的庶妹,  好像长了点脑子,  竟然没上她的当。

        若是明珠真的犯蠢去太子殿下面前给卫池逾求情,太子殿下的怒火只会越烧越旺,  也许一怒之下就亲手杀了卫池逾,明珠又难忘旧情人,  这两人之间的嫌隙就愈发的大。

        已经开春,  天气晴朗。湖畔的春风伴着凉意扫过明茹的脸,勉强降下她心头的火气。

        明茹带着审视的目光在她身上扫了扫,  她看着好像也没瘦多少,  想来不见天日的那半个月也没吃什么苦头。太子殿下对她的容忍度,还真是高。换做他人,  妾室出逃,之后还哪有好日子过?

        微风拂过,水蓝色层层叠嶂的裙摆也跟着风摇摆。飘逸仙气。少女的发髻上戴着根白玉簪子,  玉质清透细腻,  气质出挑。

        凉亭内,  遮阴避凉。明珠的肤色被衬的极好,映若桃花,白里透粉,  手掌大小的脸,  精致漂亮,  红眼尾勾着浅薄的娇媚。

        明茹从懂事起就见不惯她这张勾人的脸。小时候明珠长得也挺可爱,  白白软软的一个小团子,非常招人喜欢,在她母亲还没过世之前,父亲对明珠也算是比较疼爱。

        明茹深吸一口气,退了一步:“原是我不该在你面前提这些事情。”

        明珠心不在焉嗯了声。

        “明茹姐姐今天下午不还要去一趟绣坊吗?”刘家的二小姐捂着嘴笑了笑,忽然间开口说道。

        刘二小姐是明茹的闺中密友,总归是要替她说话的。

        明珠也不是听不出她意有所指,抬起头来,看看她们到底想说什么。

        明茹微微一笑,“时间还早,用过午膳再去吧。”

        她低下脸似乎有点不好意思,“你可得陪我一块去。”

        这下一众小姑娘都跟着她笑了起来,“当然一块去看看了,这可是你大婚时要穿的婚服,细节也不能马虎。”

        刘小二姐笑着说完这句话,就将目光转到明珠身上,眼睛里含着嘲讽奚落的笑意,她没安好心地说:“明珠姑娘也跟我们一起吧,好不容易出来一次,下次见面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其实明茹的婚期还早,婚期定在今年冬天,满打满算至少还有半年。但明茹好像很心急。

        娶侧妃和纳妾当然是不同的。纳妾只需抬个小轿把人送进门就行了。

        娶侧妃可是要三书六礼,正儿八经设宴迎娶进门。

        刘二小姐看明珠不顺眼,一方面是想为自己的闺中密友出气,她见明珠不搭理她,心高气傲的她受不了这种气,便又说:“明珠姑娘没穿过婚服,想来以后也没有机会穿,今日能去看看也是好的。”

        她们以为说起这件事能伤到明珠的心,等着她难过落寞的表情。

        明珠反应平淡,不痛不痒地反击,“殿下让我早些回去。”

        虽然明珠两辈子都没穿过婚服,但她对穿婚服出嫁,真的没什么执念。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