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珠也没有:“我以前没去过,偶尔去一次也没做什么。”

        明珠就知道赵识肯定要找她秋后算账。

        赵识当然知道她没敢做什么,  说来说去就怪赵莘带着她去胡闹,  若是带她去正儿八经的市集逛逛也就罢了,偏偏要带她去那种地方。

        想到这里,  赵识又是一声冷笑,捏着她的下巴,  低低地问:“难不成你还想做什么?”

        明珠倒也没有真的打算要干些什么。她只是单纯觉得春香楼里的小倌模样都还不错,  看着赏心悦目。

        她抿着嘴角不说话了。

        赵识也不想说的太僵,  放缓了语调,“赵莘打小做事情就没有章程,你日后不要跟着她胡闹。”

        明珠听出来了,他这是没打算真的要和她计较。

        赵识松开拇指,搂抱着她的腰肢,  轻声细语接续说:“可我也没想到你胆子还挺大。”

        看着不声不响,说走就跟人走了。

        明珠也没觉得不好意思,厚下脸皮把这句话认下当作夸奖。

        赵识喜欢她安安静静听自己说话时的神态,  乖顺柔和,软成一团。他在她耳后落下轻轻地一吻,  齿尖在女人柔软的耳垂上轻咬了口。

        明珠浑身都麻了麻,耳根子已经红透,  呼吸里都是滚烫的热气,她说:“你别总是咬我。”

        赵识揉揉她的脑袋,  月光照在如皎月的脸庞,  他温温柔柔同她说:“抱歉。”

        情难自禁的时候,  他总是会忍不住想要在她身上打下烙印,  从内到外,都刻着他的气息。

        往往弄伤了她,他确实非常愧疚。

        与之矛盾的是,看见她唇瓣上被自己咬破的细口,舔下她伤口里流出的血珠,确实会让他兴奋。只不过每一次,他都能很好把这种病态的兴奋,藏在风平浪静的表面之下。

        明珠轻轻推开了他,找了借口:“我要去洗个脸。”

        赵识让人打了热水进来,拧干帕子,替她擦了擦脸。

        明珠坐在他面前,有些不习惯,她伸出手,“我自己洗吧。”

        赵识低声道:“别动。”

        明珠如若针毡,十分不适应,赵识以前就喜欢摆弄打扮她。

        明珠最开始向明家人求救失败,那时候傻,心里又忘不掉卫池逾,想到自己马上就要成了的婚事,就止不住的要哭,所以无论赵识对她说好话还是威逼利诱,她怎么着都不肯服软。甚至不自量力大放厥词说要去官府告他。

        赵识淡然温和,捏着她的小脸,眼神淡淡盯着她的眼睛说:“你去告官,我不拦你。”

        明珠推开他就往外跑,赵识抬了一下手,门口那些看管她的人果然就不再拦她。

        她一路跌跌撞撞跑到府衙,击鼓鸣冤。

        京兆府尹将她请进衙门,一听她说要状告太子强抢民女,摇了摇头劝她回去。

        明珠不肯,咬死了赵识干了欺男霸女的勾当。

        京兆府尹师爷记下她的证词,不久后明家人着急忙慌跑了过来,她父亲劈头盖脸砸过来一巴掌,得亏她当时足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