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傻王爷俏医妃柳拭眉皇甫令尧 第2259章 她过来赏花,我过来看她(1/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皇甫令尧看着他,问:“你在这里找什么?”

        “大概……是找过往的记忆?”魏逊却是上前走了两步,唇角甚至带着笑意,道:“令尧崽子,你还认得我?”

        他把黑色的兜帽给掀开,露出了一张饱经沧桑,却依旧能从五官中看到昔年英姿的脸。

        西魏国南君王,本也是相貌极俊,只不过十多年的牢狱之苦,就算磋磨不了他的心志,也着实是折损了他的颜值!

        他年仅四十来岁,头发却已经有些花白。

        眼神的轮廓,也有些凹陷下去,岁月在他眼角流下了浓重的痕迹。

        因为皇甫权的有意折磨,这么多年已经吃不过精细食物,他脸上一点肉都没有,颧骨比较明显。

        皇甫令尧面色冷淡,道:“不认得,但我是特意打探你的消息,来找你的。”

        他没有往前,依旧站在原地,观察魏逊的样貌。

        魏逊有些失望:“你小时候见过我的,我还抱过你呢!”

        但皇甫令尧是真的不记得了。

        说不好听的,魏逊是他母亲的姘头,是皇甫权的耻辱。

        身为孙清的儿子,皇甫令尧也不想记得魏逊!

        “你长得,可真像你的母亲!”魏逊盯着他的脸,眼眸里全都是回忆。

        哪怕是在夜色中,也能从他这张精致绝伦的脸上,找到孙清的影子!

        “眉眼像,鼻子也像,脸型也像!”

        他喃喃地道:“十多年不见,没想到,竟是再也见不到了。”

        言辞之中,充满了怅然!

        当年佳人已不在,而美人的儿子,竟然已经长这么大了!

        魏逊今年也有四十来岁,人到中年,回首过来自己竟然无妻无子。

        有过爱人,她却嫁做人妇,不肯与自己定终生。

        回想起来,心口还是痛的!

        “我来找你,不是要跟你叙旧、也不是要跟你说我母后的事的。”皇甫令尧对魏逊这人,是一点儿也不待见。

        若非大局为重,他绝对不愿意见魏逊,哪怕只是远远瞧一眼!

        一个对已婚恋人纠缠、甚至还有过不轨的男女关系的人,他也打从骨子里看不上。

        爱,或许是真的爱。

        但发乎情、止乎礼。

        没有分寸、没有尺度的爱,说白了就是自私!

        魏逊要真有种,就别让孙清嫁给皇甫权,将孙清的心征服,让她心甘情愿跟他走。

        在对方嫁做人妇之后,还纠缠不清、暗通款曲,这事儿着实算不得光明磊落!

        看到魏逊其人,皇甫令尧仿佛见证了自己母亲的不贞被烙印在耻辱柱上!

        这个认知仿若尖刺一般扎进他的心里,动摇了他的信仰。

        他心里痛极,又怎么会愿意见魏逊呢?

        可魏逊不能理解他的想法,蹙眉问:“你出来了就来找我,难道不是因为想知道当年的事?”

        “你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