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一群老人,王哲给了足够的尊重。

  虽然知道自己和小妹是无辜的,他也愿意配合弄清真相。

  他冷静道:“各位爷爷奶奶,你们看这样行不行,今天早上我和妹妹还要上课,你们先放我们进学校,等下午放学了,我和妹妹再和你们去医院找你们孙子弄清楚是不是出了误会,行吗?”

  “不行!”老太太厉声喝道:“你们偷偷走掉怎么办?现在就跟我去医院向我孙子赔礼道歉,医疗费和精神损失费马上给我们,我们穷,付不起昂贵的药费,只能让孙子用最便宜的药,拖下去,我孙子落下毛病怎么办?”

  王哲穿越前已经快奔三了,被人冤枉还能保持冷静,苏紫毕竟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小姑娘,忍不了。

  “都跟你们说了,你们孙子的伤和我们无关,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和哥哥打了你们孙子?你们没学过法律,难道没看过电视和电影吗?谁主张,谁举证不懂吗?你们把我和哥哥围住,不让我们进学校,已经侵犯了公民人身自由权,我们可以报警,也可以去法院告你们!”

  苏紫说这么多,人家根本不怕。

  “你们打伤我孙子还有理了!我儿子儿媳已经死了!要是孙子再残废了,我可怎么活啊!”老太太开始哭天喊地起来。

  其他老头老太太也七嘴八舌的指责王哲和苏紫。

  有的说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要是在古代,连县太爷都要尊敬年纪大的人,七十不打,八十不骂。

  有的说现在的年轻人不讲传统道德,公交车上公然占据老弱病残的座位,看到老人也不给让座,老人骂几句还要回骂过去。

  一群老头老太太如同和尚念经一般叨叨叨,叨叨叨,叨个没完。

  简直被一群苍蝇在你身边飞舞还让人心烦。

  这时,一个二中的老师路过,王哲和苏紫认得这个老师是二中的教务处主任严太平老师,苏紫忙喊道:“严老师!严老师!”

  严太平走过来问道:“出了什么事?”

  苏紫道:“严老师,事情是这样的,我和哥哥好好的在路上走,他们突然冲上来将我们围住,硬说我和哥哥打伤了这个老太太的孙子。”

  她愤怒急了:“我们根本没有打伤过她孙子,让她拿出证据,她也拿不出来。“

  “老师,你得可给我们做主!”

  苏紫说话时,老头和老太太们也在说话,说得比她更大声。

  “你就是他们两个小流氓的老师?教出来两个小流氓,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打伤我孙子也有你的责任!”

  “这位老师,你管管你家学生,打了人还有理了。”

  ……

  “停!停!停!”严太平连连扬手:“大家先别说话,让我来处理!”

  众人闭上了嘴巴,全都看着严太平,看他怎么处理。

  严太平道:“我不了解事情的经过,不好多说什么。但是你们堵在学校附近吵,对学校影响不好。这样吧,你们两位同学马上跟着这些老人家去医院,找那位孙子弄清楚情况,我去帮你们两位同学向你们班主任请假,不算你们旷课,你们叫什么名字?学生证拿出来给我看一下。”

  苏紫抗议道:“老师,你怎么能这样,谁主张,谁举证,他们冤枉了我们,又拿不出任何证据,我们为什么要跟他们去医院?”

  严太平道:“这位同学,事出必有因,为什么这些老人家不找别人,偏偏来找找你们两个呢?肯定你们也有做得不对的地方吧?就算你们没有任何错处,去把事情搞清楚也是好得嘛。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我还有点事要忙,你们赶紧把学生证拿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