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导处办公室内,鸦雀无声。

  王哲的辩解并没有起到什么效果。

  班主任们并不了解情况,不会随便在顶头上司前发表意见。

  严太平对班主任们的反应很满意。

  王哲和苏紫对老师们的反应很不满意。

  严太平轻咳一下,劝道:“我劝你们赶紧去医院吧,别在这里浪费我们的时间了。”

  王哲和苏紫不说话,反正说了也没用,还不如省点力气。

  如何对付这种类型的学生,严太平经验丰富。

  他向高一(1)班的班主任和姚晓娟两人道:“把他们的家长叫到学校里来。”

  两位班主任没有抗命,拿起手机给苏文发了消息。

  苏文正在听苏小果练儿歌,看到手机里连发了两条消息让他去学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还以为事情很严重,急忙带着苏小果一起往学校赶去。

  带苏小果是因为家里没人,怕她一个人在家出问题。

  赶到教导处,看到自家两个孩子都在,苏文忙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苏紫将经过说了一遍。

  苏文皱眉道:“严主任,我可以劝孩子们去医院,如果真的是孩子打伤了人,我们自然认赔认罚,如果孩子没有打伤人,学校怎么说?”

  在苏文面前,严太平不提处分的事情了,他认得苏文,知道苏文是个交游广阔的人,甚至和二中校长都关系不错。早知道王哲和苏紫是苏文的孩子,他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处理这件事了。

  他开口道:“学校也是为了学生好,要是事情不弄清楚,谣言就会满天飞,这样好了,如果真的是这位老太太的孙子撒谎,我个人向两位同学赔礼道歉,并且帮两位同学追究她孙子的责任。”

  “行。”苏文向王哲和苏紫道:“我们还是先去医院一趟吧。”

  继父出面了,王哲自然得给面子,苏紫就更不会和亲爸唱反调了。

  一行人浩浩荡荡来到市一医院。

  黄毛已经转到住院部了,此时正在睡觉。

  老太太把黄毛叫醒,说道:“大孙子,是不是这两人害了你?”

  黄毛睁眼看到王哲和苏紫,立刻叫了起来:“就是他们两个害了我!”

  王哲一挑眉,质问道:“你说清楚,我们两个是怎么害的你?”

  黄毛叫道:“就是他们两个害了我!”

  王哲向严太平道:“严老师,你看,他连最简单的细节都讲不出来,明显是在说谎嘛。”

  黄毛的奶奶道:“孙子,你说详细一点,他们是怎么害的你?”

  黄毛不肯说,无论众人怎么逼迫,他就是那句话:“都是他们害了我。”

  老太太道:“一定是你们两个打坏了我孙子的脑子,让他想事情都想不起来。”



  王哲刚想说话,手机响了,他一看,正是陈福之前给他的手机号,他连忙接了起来。

  “你好,请问你是王哲吗?我是陈处长的下属,我叫许耀辉,我按处长给的地址到了你们家,按了半天门铃,没人出来,你们都不在家吗?”

  王哲回道:“我们在医院,碰到了一点麻烦,都解决了就回家,你稍等一下。”

  “麻烦,什么麻烦,需要我帮忙吗?我懂一点催眠术,说不定能帮上你。”许耀辉执心的说道。

  “催眠术?说不定真的有用。”王哲赶紧道:“那麻烦你过来一下,我们在市一医院住院部302号病房。

  “好,我马上过来,我这个人最乐于助人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