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雍第一女刺客 01.序章 第一章 雍城爆炸(1/4)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娘…娘…你醒醒啊!你别不理冬儿…冬儿不能没有娘…”

  傍晚的城西被冲天的火光笼罩,仿佛煮沸的火锅,上下翻腾着。

  女孩的哭声由远及近的传来。

  小女孩满身脏污的跪在地上,有些凌乱的两个小揪上,还绑着过年时才扎起的红绳,此刻看来,已经有些泛旧,在她面前躺着一个早没了气息的妇人。

  妇人的腹部插着一块青白色长瓦片,血水一直流到了小女孩的膝盖,双目里满是惊恐。

  一双沾满血污的小手,紧紧地攥着妇人的衣襟,明显营养不良的脸上斑驳一片,早已分不清是泪水还是血水。

  女孩儿的哭声里,夹杂着无尽的迷茫。

  仿佛只要大声的哭泣,眼前的这一切便不会发生,倒在血泊里的娘亲便会坐起来,像往常一样,温柔地抱着自己,哼着小曲,喊着,“冬儿乖,冬儿乖。”

  很快,女孩儿的哭声忽远忽近,渐渐听不真切了。

  更多的呼喊,哀嚎充斥在这方天地之中。

  触目所及处,屋舍倾塌,幡旗倒地,铁匠铺的铁水倒翻在地,隐约看出铁水下方还有半个人的影子。

  原本热闹繁茂的城西街巷,此刻变得混乱不堪。

  被重物压着的人认命般的咒骂着,再没了爬起来的力气。

  死去的人,身旁亲人的嚎啕哀鸣绵绵悠长。

  侥幸没有受伤的人四处逃窜着,哭喊着,脸上写满了惶恐与悲痛。

  赵启凡挣扎着从地上坐起,脑袋还有点嗡嗡的。

  他呆滞地看着西城门那一地的血块,和碎成一块一块的黑色碎布,久久不能回神。

  良久,他才吐出一口鲜血,捂着受伤的胸口,踉踉跄跄地朝着那摊血污走去。

  赵启凡的眼神落在一块金色的东西上,再也逃不开了。

  用手拨开血污,艰难的蹲下身子,将东西捡起,细细的看着。

  这玩意儿他认识!

  他怎么会不认识呢?

  这是一块腰牌。

  一年前,他奉圣令秘密调查辅相结党营私的罪证。

  他日夜监视辅相的府邸,直至三个月前,他才发现了位于城西郊外的一处院落。

  院落极不起眼,只有一进的篱笆墙,要不是跟踪辅相,他怕是永远也无法得知这样的院落里竟藏了这么多的秘密。

  他将所有的罪证一一搜罗,准备向大雍帝禀明。

  可……就在今日。

  他跟踪从院落出来的一名黑衣男子,不慎暴露行迹。

  交手后,黑衣男子见力有不敌,情急之下,竟不知从哪掏出了两个大铁球。

  铁球出现,赵启凡本能的胆怯撤退,用尽内力护住心脉,竟也只是勉强保住了自己的一条命罢了。

  猛的吐出一口血,赵启凡轻拭嘴角血迹,从身上掏出一块一模一样的腰牌。

  这三个月,他易容,变声,九死一生出入小院,没想到,这两个铁球威力竟如此可怕,十几个商铺,上百民众……

  这院落里不仅藏着辅相与广义将军密谋的罪证,也藏了不少辅相中饱私囊的财物,甚至是一些连他也无法想象的东西。

  许多工匠竟明目张胆的在城郊做着这样的事,皇上竟丝毫不知。

  看着眼前如同人间炼狱一般的城西街道,赵启凡摇了摇头,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不管那黑衣男子是谁,那黑球又是何物,只要派人封了那出院落,辅相的罪便是板上钉钉的事。

  想到这儿,赵启凡纵身一跃,朝着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