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雍第一女刺客 05.序章 第五章 鸭腿搬菊(1/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宫女被打板子有自己的处理方式,用一个小凳子架在屁股上,再盖上被子,就这么趴着睡,便不会碰到屁股。

  微云趴着,夜虽然深了,可神识却变得格外的清明。

  微云觉得她的脑海里似翻江倒海般来回倒腾。

  她自小入宫,也只是粗略的学了些字,对于脑海里这些突然出现的画面,她没有如往常一样,大喊大叫的和姐妹几人说,而是一个人默默的消化着。

  她从鬼门关回来,为什么会丢了三个月的记忆,这三个月里晚晴她们说那个像变了性子的人,怎么,那么像她脑海里的那个姐姐?

  那些精致透明的瓶瓶罐罐,歪斜扭曲的波浪似的符号,四四方方会发光的盒子,这些都是那位微云姐姐生活里最常见的东西,她用它们来获取知识,查阅资料,靠这些赚钱。

  宫里也有靠贡献发明晋升的,她可不可以将这些东西都……都做出来?那她以后的地位……

  可微云很快便歇了这个想法。

  别说她连字都不认识几个,那些波浪符号啥的,她一个也不认识。

  微云原本火热的心,渐渐的黯淡了下去。

  她不过一介宫女,一没人脉,二没有晋升的机会,到了年岁,不过就是收拾包袱出了宫去,要么就是在这个后宫里垂垂老矣。

  这些东西以现在的条件,就算是那个微云姐姐来了,怕也做不出来吧,别说是她了。

  不能做这些东西,可……

  还有一个东西。

  她为何会经历了两遍白天!

  她虽然常被姐妹们说蠢笨,可还是知道自己经历了两遍白天的事的。

  她从那个微云姐,也就是她自己,白天回到屋子里就开始有了记忆,然后是晚晴模仿李公公说话,再然后,她就又回到了白天,这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难道是她经历了生死,有了什么常人不能及的特殊能力吗?

  微云想到了那只钢笔。

  屋里。

  柳如烟下床,吹熄了烛火,脱去外袍,盖在头上,不一会儿,便传来了柳如烟轻微的鼾声。

  微云翻来覆去睡不着,手里紧紧握着那只钢笔,好像有什么声音,在她的心里生了根,发了芽。

  前一次,肯定是那个微云姐和晚晴逃脱了惩罚,可眼前的这一次,因为她的蠢笨……

  如果能“再来一次”,晚晴的晋升机会便不会丢,微云听着黑暗中晚晴隐约的叹气声,心里一阵愧疚,晚晴对她的好,她怎会不知。

  这后宫里能有这样一个知心的朋友,也算给这难熬的年岁添了许多意外的甜头了。

  季紫涵也没睡着,她总觉得今天的微云有些不一样。

  明显前后两个人的不一样就算了。

  这三个月和她们同吃同住的明显不是微云。

  可今天这个明显是微云的人,她好像也不一样了。

  要说自微云从鬼门关走过一趟后,有啥不一样的,那大概就是经历过生死的人,突然懂得了隐忍与淡漠。

  但是。

  今天季紫涵能感觉到微云身上多了许多生机,那是一种欣喜与渴望,对未来的幻想,对未来的欣喜与渴望。

  是与她当年一样的欣喜与渴望啊!

  季紫涵将身体完全放松,用力听着房间里的动静。

  微云握着钢笔,努力回想当时的情景,口中不停地重复着:“再来一次,”

  声音低得如同草丛里蟋蟀跳动时,草叶摇摆的声音。

  她一次次地睁开眼,闭上眼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