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江瑜从睡梦中醒来,随手一摸,旁边依旧是空荡荡的。昏暗的房间里面静悄悄的,让昨夜的疾风骤雨有了一丝不真实感。

  她拉开窗帘,原来外面也是阴沉沉的,根本照亮不了卧室。目之所及,皆是浓墨色。就像前夫的心一样,看不穿、猜不透,她不禁这样想到。

  紧接着,她又拉开了窗子,想去触碰那触手可及的的灰色,可灰雾中淡漠的风却吹得她浑身凉飕飕。

  “山雨欲来风满楼啊!”随口嘟囔了一句,她又关上了一切,还是没感觉到房间里有光亮变化。前夫昨晚有留下来吗?还是只是一夜春梦?以往端庄持重的他,会像昨晚那样“淫荡”吗?

  走出房门,她悬着的心才将将放下。

  客厅里烟雾缭绕,灰暗的空间里只有一根烟的火光孤独地燃起,照亮了半张俊脸,还有那好似从来没有解开过的紧锁眉头。

  江瑜紧紧抱住客厅里的男人,感受着他的体温,只有这一刻她才觉得自己是真正握住幸福的。

  “你什么时候喜欢上抽烟的,要戒掉哦!抽烟的男人嘴会很臭诶。”

  “昨天。”

  李牧掐灭香烟,一双大手肆无忌惮地在江瑜身上游移。美好的酮体被揉出片片红晕,呼吸也渐渐急促。

  “等会儿!”趁着还有理智,江瑜急忙拦住那只作怪的大手。

  “还有什么事比春宵一刻更重要吗?”李牧轻轻呼出一口气,打在江瑜敏感的耳垂上。

  江瑜强忍着身体的悸动,含情带水的眸子真诚地望着李牧,“这次别带t,我想要个孩子。”

  “孩子?以后再说吧。”

  “哎,别碰那里.....”不过一次她可就无力反抗了。

  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

  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

  不知过了多久,房间也开始烟雾缭绕了。

  江瑜慵懒地躺在床上,神情之中荡漾着幸福,对着正抽烟的男人撒娇,“我们什么时候复婚呀?”

  .“复婚?我...可没答应..过你。”男人叼着香烟说话,嘴里含混不清。

  诡异的沉默弥漫在房间里,安静中只有衣衫窸窣声。

  眼见着男人就要穿好衣服离开了,江瑜终于绷不住了。她窜起来移到床的另一头,结果动作太剧烈闪到腰了,原本就酸痛的地方伤上加伤。

  “呲,痛死个人。”江瑜偷偷瞄了一眼男人,虽然也没指望他过来体贴入微,但被完全无视了还是让江瑜有点生气。

  “喂,你老婆受伤了诶,你不关心关心?”

  “请注意措辞,是前妻。”

  “去你的!”江瑜气得抓起枕头朝男人砸去。

  男人一弯腰,躲过了枕头攻击,“别闹了,帮我找找我皮带去哪了?”

  “李牧,你到底发什么神经啊?我对你不够好吗?为什么要这样来回折磨我?”江瑜忍不住对自己的秀发下手,原本就乱糟糟的头发更乱了。

  “你还没明白吗?你对我来说根本就不重要。”

  “呵呵,那昨天是怎么回事?你明明有在嫉妒吧。”江瑜冷笑道。

  “只是看着自己的用过的筷子,被别人用,感觉有点恶心罢了。”

  听李牧说完后,江瑜更加生气了,“我到底哪里配不上你了?信不信我一句话就能让你失业睡大街。”

  “请便,反正凭我这张脸,无论怎样都能在这个世界过得很好。一个傻缺富二代,真不稀罕。”李牧叼着烟面无表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