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

  鬼斗罗微微拱手作揖,叫道。

  而地上则是刚刚逃跑的老九。

  李瞒显然不在意鬼斗罗这么多礼,而是注视着鬼斗罗罢了罢手说道:“怎么样?”

  “这人叫老九,这里一共有五位邪魂师,除去里面的胖子和他,还有三位。

  而这里最厉害的是那位代号为三的男子,魂斗罗实力,负责侵蚀柳城的领头人。

  也是柳城这个据点的最厉害的人了。”

  鬼斗罗行过礼完之后便是三步并两步的离李瞒近了些,脸上已经恢复了那副淡然的味道,不过眼神却是清明了几分,缓缓的道。

  “他死了?”

  李瞒点了点头,扫了一眼地上的老九,他对于地上的这个喽啰毫无兴趣,更没有兴趣去了解和记住。

  只是随意说了一句。

  “被属下搜了一遍脑子,死了。”

  鬼斗罗解释了一句,便不再多言。

  “行!盯着这里,不要放跑一个邪魂师。”

  李瞒点了点头,说道。

  “是。”

  鬼斗罗淡淡的说道,他属于人狠话不多的主。

  “呵,我们去见识见识花魁。”

  李瞒看着嘟着小嘴的胡列娜,轻笑了一声,停下脚步,缓缓的说道。

  胡列娜轻轻仰着脑袋,深邃的眼眸倒映着圆月,在月色下,精致的面容多了一份冷艳,语气有些醋意的道:“就知道花魁花魁~”

  “我猜测那位花魁不简单,既然这是邪魂师的据点,出现一位花魁,必然有不可告人的目的,这也只是我的一种猜测,是不是如此,我也不清楚,不过我这种推测至少还是有说服力吧?”

  李瞒闻言,也是看了一眼这个世界的月亮,沉吟了片刻,才低头看向了胡列娜,对视了一眼,轻笑道。

  这个世界的月亮要比现代的大上几圈,真的如同就在眼前一般,说实话,这个世界究竟是怎么样的,他心里也没底。

  毕竟穿越这种事情都发生了,就算出现神仙,比如玉皇大帝,或者来了一个韩信,再加一个跳大的吕布,他也是可以接受的。

  不过一些基本定律应该是不会改变的。

  比如能量守恒定律,万有引力定律等等。

  若是这些在这个世界也失衡了,那,那李瞒也只能认了,不然能怎么办~

  用现代的话来说,牛顿的棺材板就是用来掀的,一般不正经的世界都不怎么遵循这些基本法。

  “算你赢了,我说不过你~”

  胡列娜眉眼间的笑意浓郁了许多,妩媚的白了一眼李瞒,轻哼道。

  似乎觉得李瞒先前所讲的有一部分就是忽悠人的。

  他就是想看看花魁长什么样~

  这本就是李瞒最擅长的。

  毕竟他刚刚说死了一位魂帝~

  说死了魂帝呀!

  光想想就觉得不可能,可他做到了~

  “什么叫我赢了?我认真的!”

  李瞒闻言,笑了笑,很认真的说道。

  神态极其凝重,一脸的认真。

  说慌,若是说得我自己都不信,那又如何说服别人?

  就像马云那些富豪吹牛逼的时候,他们不都是坚定心中所想吗?对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是我所坚持的,现在无法证明,可未来也许可以。

  我只是提出这个想法,只要未来的发展顺着我的步子走下去,总会有一天可以验证真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