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月光切白记事 记忆:离魂之症,错以情耳。(1/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萧晋之人,无不教之以忠孝,尊之以师道,教化以明父母师生君臣手足之节。
  胡瑜砚身为当世大家,又仅有谢辞晏夫妇两名学生,按理说,老师送出的礼物,二人定当珍之重之。
  萧宝凝便是如此,她虽经常把玩,但事后都会收进妆奁,一般不会将指环亮出来。
  谢辞晏虽不言语,但他平时亦是看重此物。如今到了谢昶手上,却无故摔成两半,萧宝凝虽然不知道这东西为何辗转到了宇文晗手上——或许这两人私下有什么来往?
  这不可能。
  谢辞晏一直对她和宇文晗的那段过去耿耿于怀,何况他们大婚前期,宇文晗曾派人暗杀过他。
  那就是通过别的方法搭上了谢氏这条线。
  帝王多疑,储君不外乎如是。
  早前她就一直有个疑问,一对两副孔雀屏,为何偏偏有一副在谢府上。她也曾听到过一些风言风语,谢氏自柴魏起便居高位,这样的门第不会不对强取豪夺政权的萧氏有偏见。
  萧宝凝走神之际,英王开口:“天雷毁寺,赵庭芳坐不住了。此次募捐不知道搞什么名堂…”
  他顿了一下又道:“今日大理寺来报,庆州并发数起诡案,牵连人员甚巨。我近日或许要去一趟,半个月后回来…”说着,英王看向谢昶。
  谢昶拱手道:“岳父大人放心,我定当护宝凝周全。”
  英王颔首:“元京世家子,我一向最中意你。莫要让我失望。”
  三人聊了聊,不知不觉便到了传用晚膳的时间。
  英王府上厨子了解三位主子的口味,做了一桌对他们胃口的饭菜。
  萧宝凝自出嫁后,每每用膳,只要谢辞晏在身边,便根本不用自己动筷子,他自然会用个碗夹好菜给她。
  为此她还笑话他:“你怎么像养女儿一样的。”
  那时他就会挑起眉毛:“以后就算有了女儿也不及你待遇高。”
  而现在,人就在她的身边,正慢条斯理地用着餐。
  旁边的婢女替他夹了菜放进碗中,他也未有阻拦之意,接过后吃下。
  咀嚼时不露齿,碗筷不会因碰撞发出声音,举手投足依旧是贵族生而带来的优雅,却也让萧宝凝寒了心。
  谢昶终究是谢昶,和谢辞晏不一样。
  谢昶没有错,只是不爱她而已。
  萧宝凝囫囵吃了饭,便放下了筷子:“我回屋了。”
  说罢她起身便走。
  英王看出了她的不快,也没有劝解她──年轻男女的事要自己解决。
  只是…
  英王瞥了一眼替谢昶夹菜的婢女,合了眼道:“以后不要出现在太女面前。”
  那婢女面色一白,便有侍卫将她拖下去了。
  谢昶看着这一切,并未阻拦。他知英王极宠女儿,定然是今日自己惹萧宝凝有所不快。
  可他又不是谢辞晏,他只答应了救她出来,并未承诺过其它。
  英王似是看清了他的心思,思索了一下道:“离魂症说到底不过是一种病,发病时会短暂忘却自己一部分记忆罢了。我不是大夫,自然不懂这些。但我只知道她是我女儿,你是我女婿。孕妇易怒,怎么说怀的也是你的孩子,你们去谈谈罢。”
  的确是该谈谈。
  谢昶垂眸道了声是,便退下前往萧宝凝寝所。
  萧宝凝沉在浴桶中,渐渐昏迷过去。
  阿梨等人掐着时间正要进入,却见驸马自月下缓步而来。
  她的病症谢辞晏一直知道,有时还会亲自去浴房将她带出来。阿梨等人都知道,所以见他来行了一礼便退下了。
  谢昶打算找萧宝凝好好聊聊,推开门进去后唤了两声,没有听到她的回应。
  数层薄纱之后,一只巨大的浴桶摆放在中央,隐约可见美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