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今天这事,沈月蓉也有些疑惑,刚才事出突然,她都忘了荣誉证书那回事了。
  秦天如淡然一笑,说起了自己的想法。
  “有些事情太轻易了,反而不会留下深刻记忆,我们即使把好东西藏了起来,但我们家的布置一看也要比其他家好。
  与其遮遮掩掩的,还不如大方的让他们搜查,只有搜查过了,他们心里才会彻底放心,如果我们一开始就拿出证书来制止他们,那他们心里肯定会更不服气,甚至还为认为咱们心里有鬼。
  只有等他们搜查过后,再把荣誉证书亮出来,才更会彰显咱们家的清白,也会让他们没脸,就是以后再来咱们家检查,他们也不敢随便挑刺了。”
  说到此,秦天如轻笑了一声。
  “原本我也是想借此做给乡亲们看看,免得大家都在心里猜测咱们家的生活,只是没想到李招娣会冒头,倒是反而增强了反差效果。
  本来咱们家从省城回来这事就瞒不住,早晚会有人疑心的,李招娣趁机提出来倒也合适,人都是有试一试心理的,我刚才就是故意引诱对方彻底搜查,以此绝了他们的心思。”
  “原来如此。”
  祁元华恍然点点头,这么一解释,他瞬间就明白其中的深意了。
  让他们彻底的翻找了,全了他们的心思后,再亮出荣誉证书,这造成的效果绝对比一开始就拿出来证书要强很多。
  “嫂子,你也太聪明了吧。”
  祁晴无比崇拜的称赞着,心里对嫂子的敬意又加深了一些,不愧是她仙女般的嫂子啊!
  祁寒嘴角含笑,眼里满是赞赏的看着自家小媳妇,“嗯,做的很不错。”
  得到家人的夸奖,秦天如抿着嘴角,露出一抹羞赧的笑容。
  ——
  晚饭后,祁仲康与祁家兴来到了祁家小院。
  祁晴姐弟连忙从屋里搬出凳子,招呼俩人落座。
  “怎么样了?”祁元华给两人倒了一杯茶,这套茶具是他从省城专门带回来的,收藏了很多年了。
  祁仲康叹了一口气,“这段时间恐怕不太平了,我下午去公社的时候,遇见了好几个生产大队的大队长,他们大队今天也经历了一番检查。”
  祁家兴补充道:“去了一趟公社才发现,咱们大队的情况还算好的了。”
  也不知道是他们队员太会藏东西了,还是真的比较穷,没让那帮人捞到什么东西,唯一有利可图的堂弟家,也被荣誉证书给镇住了。
  “什么意思?其他大队闹的很凶?”沈月蓉拧着眉头问道。
  祁家兴惋惜叹气,“听说有几家富户遭了殃,很多东西都没保住,这东西都还好,没了就没了,可人要是被抓走了,那就不一定能全须全尾的回来咯~”
  “哎,世道艰难,只能熬着了。”沈月蓉很是感慨。
  “....”祁寒几个晚辈默默听着,没吱声,对于这种事他们也无力。
  祁元华转而询问,“那公社那边怎么说的?”
  提及这事,祁仲康就满脸愁容。
  “听公社那边的意思,这次的政策非常严格,下达的指令也十分强硬,公社那边也表示很无奈,今天这事完全是临时突击,他们也不知情。
  这上面派人来检查,他们也只能尽量配合,原本这清扫检查的重点应该在城镇才对,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要对乡下进行检查。
  听公社的意思,接下来的日子可能时不时就会突击一次,让我们各个大队自己做好准备,不要做出什么违规的行为来。”
  “哎,这叫什么事啊~”祁家兴有些颓然,总觉得这好好的日子会被搅乱。
  祁元华摩擦着茶杯边沿,“只要咱们自己做好,别人就挑不出错来。”
  “.....”众人沉默。
  这话虽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