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  class=tent_ul>

        单颀桓点了点头,  肯定了沈屿晗的猜测:“没错,她要从出家之地回来了。”

        “她是路过回家看看,还是打算还俗?”沈屿晗对这位一直未出现过的神奇婆婆没有半点概念,  没见过她的照片,也极少从单颀桓口中听到与她相关的事情。

        单颀桓极少跟沈屿晗提起这些事,  也是因为他对这位母亲的印象还停留在很小的时候,  他只记得她经常跟单天风吵架,  以及决然离开家的背影,连她的长相都有些模糊了。

        大哥和二姐还一年中抽时间去观里上香,  而他根本不会去,这个女人生下她之后几乎没有给过他关注,他是跟着保姆长大的孩子,  她所有的关注点都在单天风身上,  生下他的时候正是他们闹得最僵之时,  单颀桓记得的也只有她看自己冷漠的眼神。

        同样,他也记得她时常跟保姆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烦死了!把他带走,  我现在不想看到他!”

        单颀桓其实不应该被这个女人要回来的消息所影响,但是她给他带来的都是不美好的回忆,  而且在沈屿晗他可以很放松的表达自己的想法,  顺势就提了。

        他说:“大哥只说她回江市住一段时间,具体是还俗还是别的,  就不清楚。”

        沈屿晗给他递了一双筷子:“那她要回便回,  老公你也没什么可烦恼的,  并不会影响你的生活。”

        单颀桓点头:“这倒也是。”他现在的一切都是自己拼来的,倒也与她没什么关系。

        而这时沈屿晗又想到一件事:“若是她回来,你我是否得去拜访?”既然对方已遁入空门,用拜访二字也不为过,  现在应该称她的法号了。

        “不知道,先看她回来的意图。”单颀桓并不想用恶意的态度去揣测自己的生母,但是过往的不美好经历由不得他不这么想,像是形成了条件反射。

        “老公,我婆婆是个怎么样的人?”沈屿晗还是有些好奇,其实单颀桓长得反而并不太像单天风,他的其他几个兄弟倒是继承了单天风的容貌。

        单颀桓被他老婆一口一个婆婆给逗得苦恼不起来:“你婆婆啊,我客观来讲,我的印象分并不高,但是外人对她的评价还是挺高的,她的娘家是当年江市当地的富户,我爸只是个小破落户家的少爷,会哄人的那种花花公子,据说是她自己选择嫁给我爸,但娘家人其实并不喜欢他,可我妈却执意要嫁给他,差点跟我外公外婆亲断绝了关系,可她到底是当年顾家的掌上明珠,最终还是答应了她的请求。”

        沈屿晗对她坚持真爱还是挺佩服的:“那后来怎么又变成这样?双方家庭的地位好像调过来了,婆婆的娘家人呢?不再往来了吗?”他来了半年也没听单颀桓提过起婆婆的娘家,按理来说,岳家可是很重要的。

        单颀桓满足了沈屿晗的好奇心:“我外公外婆在我出生前就先后走了,再加上我妈又出家,我和颀新跟顾家那边的关系就比较淡,现在可能还跟一些近一点的亲戚有往来的就是我大哥了,但也很少,可能也就是逢年过节送送礼的关系。两家关系对调,主要是外公外婆的大部分钱是给我母亲的,他们希望单天风能好好照顾她,自然也就在生意上多多帮衬,给了他很多帮助,等于是单家有现在这份家业,还得多亏顾家。”

        沈屿晗说:“虽然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