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坪上结了层白霜,空气几乎凝滞,这骤降的温度让穿着夏装的四个人冷的浑身发抖,芙罗拉的手上起了鸡皮疙瘩,整个人经受不住的打着寒颤。

        达力即使看不见也还在哪里乱叫着,听见芙罗拉和厄尼的声音后反应更加剧烈,他眼角甚至憋出了些泪花,手臂胡乱挥舞着,呜咽着喊道:“是谁!是、是你那些——那些怪物朋友们吗!我要告诉爸爸停下来——我会打你,我发誓我会!”

        哈利想要凝神细听,然而达力聒噪的嚷嚷让他静不下来心,“闭嘴!我让你闭嘴!”哈利忍无可忍道。

        芙罗拉将厄尼拉到自己背后,一片黑暗里,她听见小巷里,好像有什么、不属于那里的东西,就好像拿东西在发出长长的、嘶哑的呼吸声,咯哒咯哒的,还有簌簌的衣角摩擦声,冰凌凌的刺啦一声,好像什么锋利的如刀一样的东西刮在墙壁上。

        “是摄魂怪,”他们离摄魂怪太近,芙罗拉的嘴唇被冻的几乎张不开,她艰难的拿出魔杖,“站到后面去,厄尼。”

        “为什么会在这可我们不能——”厄尼还想说什么,可哈利那边突然传来一声碰撞声,随后是哈利忍痛的一声闷哼,她意识到那个傻子——达力,他竟然真的在这种情况下打了哈利,她再也忍不住,将魔杖高高举起,“呼神护卫!”

        一只雪白蓬松的北极狐从她的魔杖顶端喷出,将他们身后的那只摄魂怪赶走,然而哈利那边事态更焦急了,达力没脑子一般,不顾哈利的劝阻,朝着一只摄魂怪处逃去,她只好让北极狐往那边去,可她离那距离实在太远,一时半会过不去,眼见一只摄魂怪已经半弯下腰,好像准备给被冻晕的达力一个亲吻了,哈利突然举起魔杖大声的念了一句,一只巨大的银色牡鹿从他的魔杖顶端轻盈的跳出,银色的纱一样的魔法飘逸着,那只牡鹿一跃而下,长而坚硬的鹿角顶上摄魂怪的心脏,摄魂怪被向后撞了出去,重重的向下倒去,当牡鹿再次准备攻击时,摄魂怪踉跄的跑走了。

        月亮,星星,还有路灯突然一下子回到了现实生活中,一阵温暖的微风吹过了小巷,附近花园里的树发出了沙沙声,平凡世界里新月木兰街上汽车的隆隆声又充满了空气之中。

        达力还昏倒在路边上,芙罗拉在确认弟弟没受伤后,便飞快的跑向了哈利。

        哈利直直的看着她,目光不定,昏暗的路灯下,他身影在黑暗中半遮半掩,透出一股难以捉摸的疏离感。

        “你还好吗?”芙罗拉焦急道,她看着哈利侧脸上红肿的拳印,恼怒的回头瞪了眼肥猪似的、不省人事的达力,反正都用了魔法了,她也索性摆烂,对着哈利的脸用了个咒语治疗,“还疼吗?”

        “不,”他简短的说,那目光在她身上巡视打量了好一阵子,好像在确定她是不是真的一样,慢吞吞的沉默过后,他才上前拥抱了她一下,“芙妮,我一直在想”

        他话还没说完,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小巷的尽头随之出现了一个人影。

        一个老妇人气喘吁吁着出现在那里,她灰白的头发从发网里散开了,凌乱的半挂在背后,手腕处发出一阵绳编购物袋的叮当声,她的脚只穿住了一半浅色格子呢的地毯拖鞋,拖拖沓沓的小跑着,哈利和芙罗拉对视一眼,都赶快将魔杖收起来,但是——

        “别把它收起来!傻孩子!!”她尖叫着,“如果他们还有在附近怎么办?噢,我要把蒙顿格斯-费莱奇给杀掉!”

        “蒙顿格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