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若梦儿直视巴恩的眼睛,冷冷问道。就连倒在地上,虚弱非常的宁天林,也是心中思索,这巴恩到底要干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

仇人?

估摸着是了!

他这一生,不知道杀了多少人,虽然也有不少罪有应得,但却也有不少是平白送命的,这些人,恐怕都将他恨之入骨了。

不过,他实在想不通这人要为谁报仇!

但估摸着,应该是学院中的的谁了。

如今在学院,他还是一个学生,应当是自己斩杀的学生什么的。

“为什么!”

“呵呵!为什么!”

巴恩怒极反笑,甚至看向浑身无力的宁天林,都觉得自己好好笑,自己是不是跟个傻子一样,找对方报仇,对方竟然不知道自己是谁!

“因为我叫巴恩。”

“因为巴拉拉是我父亲。”

“因为你宁天林,把我全族都给灭了!”

巴恩盯着宁天林的眼睛,散发着仇恨光芒,当真恨不得现在就吃了宁天林的肉,喝了他的血,为自己的全族报仇!

但不急。

三分钟。

三分钟,可以做很多事情了!

最起码,也能一刀一刀的,将他宁天林浑身血肉都给割下来了。

“这。。。。。。”

若梦儿一愣,甚至眼睛都有些失神,听到这个,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还口。因为她自己,也是身负血海深仇,她的家族,被荒峰海盗给全灭了。

她知道这种仇恨是怎样的一种刻骨铭心,甚至这仇恨,已经是当时的她活下去的唯一信念了。

也正是因为这仇恨,她才能坚持到现在,进了九目学院。

只是没想到,如今这种事情,却发生在了他喜欢的人身上。而且次序颠倒,她喜欢的人,却是屠戮别人的主角。

“原来是这个。”

宁天林一愣,他想起了这巴巴拉是谁,他还记得,当时因为一个女奴隶,跟这巴拉拉的一位小妾干上了,由这小妾,引出了巴拉拉。

而且当时为了让这女奴隶成为执政官,为以后地球打好基础,他让万足蜈蚣,将这巴拉拉的一族给全部屠了,将那星球掌握在了自己手中。

只是想不到,事情隔了这么久,也隔了这么远,竟然在这里碰到对方的遗留了。

“呵呵。”

“想起了没?”

“想起我是谁了没?”

说清楚了一切,他巴恩的心情突兀变得有些轻松,这压在他心上的大山,终于要被他搬离了,他终于能报仇了!甚至他曾一度都放弃了希望,因为连九目院长都称呼这宁天林为大人!

但天不负他!

谁让这宁天林是宠物一脉,而他手中却正好掌握着他们这一脉的至宝!

只是令他无比气愤的是,倒在地上,虚弱至极的宁天林,却是摇了摇头,貌似根本没想起他是谁!

尼玛!

老子都报仇来了,你却不知道我是谁!

老子就这么无关紧要么!

好!

好!

你既然不知道我是谁,那我就打的你知道我是谁!

巴恩气的已经快要吐血,原来自己真的只是跟个小爬虫一般,屁都不是,自己名字,父亲名字都提出来了,对方竟然不知道自己是谁!

自己也真的是太高看自己了!

“哗!”

手中的长刀抽出,对准了宁天林。

“干什么!”

“你要干什么!”

若梦儿脸色一变,毫不犹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