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保安最大的也有三十一二岁了,最小的也有二十四五岁。他们口中刚才提到的进哥却不管从头上看还是从脚上开始看都不像是他们哥的摸样。

    进哥反而是一个比他们年纪小的年轻人,跟陈在天差不多年纪。

    他们居然叫这样一个年轻人做哥!

    陈在天看到他愣住了。

    他自然也看到了陈在天,却是微笑的盯着他。

    “进哥,这几个家伙在咱们场子里打架,更是砸坏了一些场子里的一些东西,你说该怎么办吧。”一看这个进哥就不是个什么善茬的主儿。浓眉大眼,紧身黑色背心衣内,灰黑的纹身布满整个上臂。充满凶狠侵略性的眼神加上他邪邪的笑容,完全是个社会混混的小头目。

    的确世界上但凡所有的娱乐场所,总难免少不了有黑社会性质的东西渗入。韩国社会也脱离不了这种规矩和本质,韩国也存在有它自己的黑社会。

    许文进正是韩国首尔市“组织暴力团”南部洞派中coexmall一带娱乐场所的行动队长。这小子虽然年轻但却是帮派内最凶狠强悍,自小就在釜山长大,据说从初中至高中在釜山高校一带跟几个兄弟混混称王称霸,高中辍学后正式混迹釜山黑社会即“组织暴力团”,争强好斗的他自小就练就了一身不俗的跆拳道技巧,在道上混也算是风生水起。

    不过好像前两年在釜山市道上惹了些麻烦,就跑到了首尔市来躲了一阵子,本来就是混混的他又拜入首尔最大的“组织暴力团”南部洞派,凭借着他过往的事迹和不俗的身手,很快就成为了派中最年轻的行动队长,负责coexmall附近的帮派**生意。洗黑钱、高利贷、私债市场、收保护费等等。除了正式的十数个帮派正式成员,手下的小弟、小混混更是一大群。

    三人估计也是这一带的人,经常也混迹这边的娱乐场所,对一些“组织暴力团”也知道一二,像许文进这样的小头目自然也略有所闻的。

    “进哥,你好!”

    “久仰进哥大名啊!”

    三人急忙九十度鞠躬敬礼,对许文进是又敬又怕。

    “说,这是怎么一回事。”许文进连看都不看他们一眼,仍是微笑的看着陈在天,双眼光芒忽闪。

    长相粗糙男抬起自己受伤的左手,指着陈在天说道:“进哥,是这小子先动手的。他不光抢了我们看上的马子,还动手打人了,这就是被他用酒瓶子砸伤的。”

    “对啊,进哥,你可要为我们兄弟三做主啊。”

    陈在天镇定自若的站着,也不说话狡辩,也是微笑的看着许文进。

    许文进从休息室的沙发上站了起来,沉声道:“这么说全是他的错了?你们三人不仅被他抢了女人,还被人家一个人打了?”

    “额~、是、是的!”三人尴尬的都说不出话来。

    “我去你m的!”许文进忽然抬起右脚,猛的踹在长相粗糙男胸前,直接将他一脚踹飞,翻倒在地上,痛苦的抽动着。“什么窝囊废,三个人打一个人还打不过,真是丢咱们男人的脸,还真好意思说。三哥,你看该怎么办吧!”

    许文进踹了男子一脚,立刻哈哈笑着走过去,环抱住陈在天的肩膀。

    三哥?

    陈在天居然是他的三哥!

    不仅是几个保安,就连那三个男子也都惊呆了。和他们打架的年轻人居然是许文进的三哥;是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