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买的。”李贵、茗烟将各自的西洋春意儿塞入怀中,心领神会地说道。

    会过钞,贾玮等离开书铺,顾祖德手中托着五两的小银锭,站在门外,笑眯眯地目送他们离去。

    心想,还是富家公子的生意好做,自己不买,也给身边长随买,这一笔买卖却也赚了一两多银子。

    他在门外站了片刻,就返身进入店铺,并脚步不停地急冲冲来到后院,冲着正房的一间屋子叫道,“娘子,我去外头访几个熟识的雕版匠人,这半日恐不得空,你来看下店铺!”

    屋内有个女子声音应了下,顾祖德就丝毫不耽搁地拨腿出了店。

    贾玮回到府内,到了内宅垂花门时,他向茗烟道,“我交待你的,在东城找座大宅的事儿,你办得如何了?”

    前几日,他曾交待茗烟去东城买一座大宅,至少得是三进,位置不能太偏。以便他使用。

    赵恒请来的那些举人和秀才,此后都要安置在这大宅内做事。

    眼下,赵恒承诺的日期就要到了,他马上要与这些举人秀才们见面,地点自然也是在这大宅内。

    时间有些紧了,他本不打算催促茗烟,这时想了想,还是催促了下。

    “二爷,你交待的事儿,我还能不尽心办么?前两日,我就到东城找了牙人,他带我去了五六处地方,都是二爷你吩咐的三进以上的大宅。

    “眼下,我已挑中了一处,只是价格略高了些,还未最终定下来,因此,并没禀告二爷。二爷若着急着用,明日下午,亲自去看看。若是中意,便可当场交订金或直接交割。”

    见问,茗烟忙口齿伶俐地将事情说了一遍。

    这一阵以来,贾玮铺开的摊子有些大,又是卖首饰式样,又是印制图录,又是买大宅的,让他和李贵等人都有些看不明白了。

    不过,贾玮没说,他们自然也不敢多问,顶多就是偶尔旁敲侧击几句。

    但无论如何,有一点他们很清楚,二爷真是跟以往大不相同了,似乎有在外头做大事的迹象。

    这对他们这些身边人来说,可谓是天大的好事。

    只消贾玮真在外头做出大事来,那他们立时便可成为管事的一员了。

    而不必等到贾玮成年分宅之时。

    “不错,我是急着用。那就照你说的,明日我会亲自去看看,若好,也不必交订金了,直接交割。”贾玮点点头说道,对茗烟的办事效率,还是很满意的。

    说着,他就不再多言地步入内宅中。

    经内宅一路来到园内,进入院中,今日天气稍稍有些闷热,衣裳又穿得略厚了些,出了些汗,他就不打算立刻到书房去,而是想先洗个澡。

    负责他洗漱这方面的是秋纹和碧痕。

    她们住同一间屋子,贾玮直接过去找她们。

    到了屋子外头,屋门虚掩着,俩女正半躺在床上说话儿。

    也巧,正好话题说到了他身上。

    当然,细想一下,也不奇怪了,这些大丫鬟,每日聊的话题除了在妆容打扮、八卦秩事上,大部分就是集中在自家主人身上了。

    像贾玮这样的,就更不用说了,又是男主人,又是年轻公子,她们将来可都是有机会,成为其姬妾的,自然平日里聊到他的话题,就更多了。

    只是,有时是在明里,有时是背着人罢了。

    贾玮此时就刚好听到她们在背地里聊他。

    “……哎,秋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