歆反应过来的时候,柜子里的衣服都被划拉了出来。

    只是原本在水清歆脑中应该是空空如也的柜子,却有一个保险柜!这个保险柜是那种最小的保险柜,只是这种保险柜并不怎么保险就是了。

    就算密码一次没有对准这个保险柜也不会爆炸,而且重点是就算没有密码,用暴力将这保险柜打开,里面的东西也不会毁坏!

    水清歆看到保险柜后,没有去想什么密码这种东西,直接从地下室里找出了硫酸,倒在了包厢鬼的锁头上。

    保险柜打开后,水清歆傻眼。

    这保险柜里没有什么之前的东西,只有一本本子,这本本子看起来有些旧,边角都起毛了。

    水清歆拿出那本本子,水清歆也没多想就打开了那个本子,结果却没想到这本子竟然是一本日记本,而且还是属于水席苠的日记本。

    水清歆看着那日记本的内容,终于明白了前世那个男人为什么在十八年后还会知道事情真相的原因。水席苠竟然有做坏事后记日记的习惯!没错,这本日记本就是水席苠记录的他做的所有的坏事!

    从他十岁开始,第一次偷看女人洗澡的事情都有!还有在上学的时候陷害同学的事情也有!

    水清歆看完后,突然有些想哭。

    水席苠从一开始接近她的妈妈就是不怀好意,而且对于阮宜柔对他的感情,他是看不起的,就连罗香淑对他的感情,他同样也没有放在心上。水席苠从一开始真正在意的只有他自己的,所以他才可以毫不犹豫的下手杀死自己的儿子和女儿,还有妻子。

    而水席苠本来就是一个变态,这边日记本里甚至极窄了他小时候搓手杀死自己的父母的事情!

    水清歆明白只要将这笔记本交上去,水席苠就别想从监狱里出来了。

    水清歆没有犹豫,或许因为日记本里记载的这些东西,有一些人家将不会接受她们姐弟两个,但是总好过让水席苠逍遥法外强多了!水清歆不愿意因为水席苠让自己的手被鲜血污染


    这次的审判因为卓熙的介入,很快结果就出来了,水席苠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水清歆对于这个结果很满意,水成旭则很沉默,水席苠对他虽然不算是很好,但是却也做到了一个父亲该做的事情。但是当他知道水席苠当初是想杀死他,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妈妈记那个他故意抱错,只怕现在他已经成为一堆白骨了。

    这样的结果让水成旭很是难受,罗香淑做为几次事件中的帮凶和执行者,被判了死缓。

    水若雨则没什么事,她还是小孩子,罗香淑就算有事情也不会让她做,她现在还是相当干净的。

    “成旭!你怎么可以这样?就算你不是妈妈的儿子,妈妈也养了你这么长时间,你怎么可以看着妈妈去死?”水若雨在人群外看着水成旭哭喊,这次的事情虽然处理的很隐秘,但是还是有那么一部分的消息灵通的记着赶到了现场。

    对于水若雨水成旭水清歆这水家三姐弟的关系众人是很好奇的,豪门八卦什么的大家自然是好奇的不行。

    水成旭抬头看了水若雨一眼,又看了看边上的水清歆一眼,沉默下来。

    水若雨对水清歆的态度水成旭看在严厉,他不会去求水清歆对水若雨好的。只是他和水若雨毕竟做了十年的姐弟,让他马上就将水若雨赶出自己的生活,实在是很困难。

    “放心我现在不会对她做什么的,只要她不来找我和你的麻烦,她可以在唐朝里面上学,将来毕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