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红的背后,神色淡淡的,带着莫名的神色。

    林月红身体一僵,脸上神色一慌,很快又反应过来,迅速转身看着水清歆,“我就是好奇,随意看看。”

    “是么?随意看看?”水清歆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将看着林月红,看着她走向远处,这才放沉默的开始收拾试验台上的东西。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裴鑫瑞在电话另一头听到水清歆这边的对话,心里紧张起来,别是又有人混进水清歆的实验室了吧?

    之前就有过,只是那时候还没等人到水清歆的实验室就被齐廷玉抓出来送走了,难道还有人瞒过了齐廷玉不成?

    “有人看我的实验数据,你让人帮我查一查是哪一方面的人。”水清歆想了想,如果是别人收买后再放进来的,齐廷玉肯定会知道,那么就有可能是在近来后才被收买的了,只是就算这样齐廷玉也是有定期的排查一边医院里的医生。

    没道理林月红可以隐藏的这么深啊,难道林月红身后的人很强大不成?

    水清歆将林月红的信息发给了裴鑫瑞,让他去查去了。

    “今天跟我去家里。”一边开着车,裴鑫瑞一边说道,只是那语气中有着外人难以发觉的紧张。

    “去你家?做什么?”水清歆疑惑的看着裴鑫瑞。

    裴鑫瑞听到水清歆这个问题,怔了怔,转头看着水清歆,“你不会忘了吧?”

    水清歆比裴鑫瑞更加的惊讶,她忘了什么?

    “……”

    一看水清歆这表情,裴鑫瑞就很确定,她确实是忘了


    “我之前和你说先去我家里见我的爸妈,说说我们的事情,确定下结婚的时间。”裴鑫瑞将车停在路边,认真的看着水清歆说道。

    “呃……”水清歆尴尬的看着裴鑫瑞,因为她很紧张去见家长这种事情,所以脑子里就不由自主的将这个事情忘了,如果不是裴鑫瑞来接自己,并提醒自己,她还真的就将这个事情给忘了。

    “你放心,我爸爸和爷爷很好相处的。”裴鑫瑞看着水清歆手足无措的样子,无奈叹息一声,他自然知道她是紧张了,只是他想和她结婚了。

    水清歆自己没有发现,他可是看到了,那些个男人各个都盯着水清歆,就想着盼着自己和她分手然后将她娶回家呢!

    “你妈妈和妹妹呢?”水清歆听到裴鑫瑞说爸爸和爷爷,爷爷她没有见过,但是裴鑫瑞的裴庆宇她见过,确实不是难相处的人。

    “她们两个……她们如果说了什么不好听的话你就当没听到好了,那个妈妈是我的后母,妹妹也只是同父异母。”裴鑫瑞低声道,对于那个后母的不着调他是很无奈,只是他也没有办法改变什么。

    那个女人面对他的事情的时候确实是很不着调,但是对他的爸爸确实是很好,这也是裴家人能够容忍她的缘故。

    “这么说你妈妈和妹妹很不好相处了?”水清歆别的没听出来,这点倒是明白了。

    “对。”裴鑫瑞紧张的看着水清歆,五年下来他是看明白了,水清歆对于嫁人的事情并不排斥,但是对于和南方那边的亲人相处的事情却总带着一种莫名的恐惧。这让他很怀疑,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难道是水家的事情给她造成了什么阴影不成?裴鑫瑞想来想去,只能想到这点,其他的却是想不出来了。

    “你确定你和你后母发生冲突的时候,你爸爸和爷爷会站在你这边么?”水清歆看着裴鑫瑞,对于应付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