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清歆心里的价值观因为这一次的暗杀彻底崩坏,原本她虽然想报仇却也不过是想找到证据然后让水席苠一行人受到法律的制裁而已。

    现在她觉得光明正大的手段或许已经不能对付水席苠了,暗杀都出来了,她若是还傻傻的只发展明处的势力,那她就等着死一死了。

    “老大我们不上去帮忙?”顾启元看着水清歆毫不犹豫的杀人的动作,觉得脖子有些凉。水清歆手里的西瓜刀秉承着快准狠的原则,刀刀砍在敌人的脖子上,一刀两段说的就是这情况。

    顾启元原本想着这小姑娘砍那么一个两个的就应该会害怕疲惫什么的,结果发现他想错了!这小丫头眼里没有害怕有的只是狠厉和决绝。

    裴鑫瑞没说话只看着,他有一种感觉,就在刚刚那一瞬间,眼前的这个少女完成了一种蜕变。

    他该去阻止这种蜕变!可是他的脚却怎么也迈不出去,裴鑫瑞着迷的看着场中的水清歆。裴鑫瑞觉得他当兵这么多年第一次知道鲜血染就的景色也可以这么的,绝艳。

    水清歆虽然努力的解决着眼前的敌人,奈何她毕竟没有真正学过功夫,这一连串的动作下来终究还是让她的体力流失了许多。一个躲避不及,一柄西瓜刀砍在了她的肩膀上,差点让她的左臂脱离身体。虽然最终没有断手却也让她疼痛的眼前发黑。

    裴鑫瑞眉头一皱,浑身戾气喷薄而出。速度越来越快到最后那几个攻击水清歆的人都看不到他的身影就倒飞了出去。

    水清歆抬眸看了这个冲出来的男人一眼,什么也没说,只是转身右手拿着西瓜刀准备继续战斗。

    顾启元一看水清歆的动作,额头忍不住冒出几条黑线。“这位小朋友你受伤了,还是不要乱动的好。”

    水清歆理也不理顾启元,眼睛盯着离她最近的一个人冲了过去,左手不能动就只用右手,只可惜两只手合起来才够砍断人脖子,一只手再加上失血过多她实在没有力气。

    顾启元一看水清歆竟然又冲了过去吓了一跳,赶紧上前将准备趁着水清歆身体虚弱杀她的那些人给打走,裴鑫瑞也来到水清歆身边护着她。

    “撤!”带头的人一看裴鑫瑞也顾启元俩人的动作就知道这俩人是从军队里出来的,而且是经历过血与火的战斗的那些军队,果断下令撤退。

    裴鑫瑞和顾启元俩人没有去追击那些人,顾启元退到一旁等着他家老大问问题。

    “你知道那些人是什么人?”裴鑫瑞看着水清歆问道。

    “你不是都听到了么?何必多问?”水清歆转身拿起被丢在地上的背包,虚弱的双腿软绵绵,身体摇摇晃晃随时可能倒地,但是她并没有让裴鑫瑞扶着,甚至在裴鑫瑞伸手的时候躲了过去。

    “你失血过多,需要去医院。”裴鑫瑞没有生气,而是看着水清歆认真的道。

    “……”水清歆却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直接拿出背包从里面拿出了绣花针,这绣花针是她从自己家里找出来的,她妈妈阮宜柔偶尔会去绣花之类的。

    按着记忆力的止血的穴道刺下去,片刻功夫原本还血流如注的伤口渐渐止了血


    “哟,小姑娘你还挺有那么点技术啊?竟然会中医穴道止血?真不简单。”顾启元惊叹道。

    水清歆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只是闭着眼睛,从背包里摸出了手机,开始拨打阮颐汀的电话。

    “你应该去医院。”裴鑫瑞来到水清歆身边很严厉的说道,并且伸手从水清歆的手中夺走了她的电话。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