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源你又去惹青少了!米琪看着自己的另一个好友,一阵的无奈。

    水清歆一听这话忍不住露出笑容来,当年的时光太过美好,自己为什么后来没有和她们联络了呢?

    水清歆皱眉想了想,当年的事情,她记得当初没有和这些好友联络后有一段还很是伤心了一段时间,后来觉得她们可能是看不上自己了这才没和她们联络,现在看来事情的真相似乎有些不对劲?

    对于眼前这些友人,她还是了解的,她们和她相交可以说是完全真心的,在这样的情况下怎么可能一点也不和自己联络呢?就算是普通的朋友,自己突然就生病到没有办参加考试了,她们也应该会关心关心的吧?

    当时她没想到,或者说前世她一直相信这那一家子人所以从来没有想过他们会骗自己,如今看来是水席苠不愿意让她和这些人相交了。

    毕竟这些人的背后的势力都是不简单的,她交往的这几个有人背景最简单的就是米琪,但是米琪的父亲也已经走上了政途,前世她有在报纸上看到过,后来成了一个省委书记。

    而欧阳歆源的家族更是军三代,她自己后来也上了军校,成了一个军官。而刚刚吼欧阳歆源的青少是和欧阳歆源一个大院的,也是军部的。

    所以说,如果让她将这段关系维持下去的话,那么那个男人想要骗自己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那个男人和水席苠做的事情在有意的调查下定然能够查出一点蛛丝马迹的。

    ”歆歆,歆歆?你在想什么?“

    ”啊?怎么了?“水清歆回神笑着看着米琪,想那么多做什么?她已经重生了,她不会再被骗了,今生的未来她现在还没想好,可是她相信绝对不可能如前世那般了。

    ”你刚刚怎么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欧阳歆源眯着严谨打量着水清歆,她没错是个大大咧咧的性格,但是因为每次放假都在军队训练的缘故,感官上比一般人要灵敏多了,刚刚水清歆一闪而过的恨意她是感觉到了。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让以前骄傲的有些任性的歆歆变成了现在这样?平和中似乎压抑着数不清的忧伤,而刚刚一闪而过的恨意也很是深沉。

    ”没有,怎么会有人欺负我呢?我只是想到了妈妈的死。“水清歆看着不远处的天空说道,她记得欧阳歆源的感觉很灵敏,她会问出那个问题肯定是从她身上感觉到了什么。

    ”什么?阿姨怎么会?是意外还是?“

    ”呵呵,调查的结果显示这一切都是意外呢。“水清歆嘴角一勾一抹淡漠的小姨爬上嘴角,米琪看着水清歆这样的笑容忍不住抖了抖


    ”不想笑就别笑!既然怀疑就去调查,你要没让人手我借你。“欧阳歆源实在看不过眼自己好友那不想笑却逼着自己笑的样子。

    ”不用,我知道凶手,只是现在没有证据而已。“水清歆冷冷的说道。

    ”我说你们在讨论什么?要上课了,还有欧阳歆源不要以为我放过你了,刚刚是看到小米和歆歆在所以才没过来找你的!快把游戏机还给我,你又不玩这些东西。“桑青炯恨恨的盯着欧阳歆源,对于欧阳歆源每天都来偷自己的游戏机的行为表示深恶痛绝。但是奈何这丫头手段太高,无论他将游戏机藏到什么地方她都能找到。

    ”嘿嘿,谁让你太笨,每次都不能很好的将游戏机藏好?“欧阳歆源忍不住得意的笑。

    水清歆看欧阳歆源和桑青炯斗嘴忍不住笑出声来,看这俩人相处不清楚的人肯定会以为欧阳歆源看上了桑青炯,事实却不是,真相就是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