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张先生父子俩人感到很是舒心。

    “张少爷的身子因为之前的毒药的缘故败坏了不少,要想补回来不是短时间内能做到的,至少要坚持药膳三年以上,而且这三年内你必须控制**,不能让自己泄了元阳,不然你可能要补充的更长时间。”

    水清歆说这些话的时候一点不好意思都没有,而听的张少爷却是面红耳赤。

    水清歆直接当作没看到,拜托,她是医生啊,怎么可能不好意思?她还在精神图书馆内好好的研究了一番男人的身体构造呢!

    “我知道了,只要三年么?三年后就没事了么?”

    到底是张先生经历的事情多,说出话也相当的冷静。

    “三个月后过来让我再看看。”水清歆是觉得按着身体现在的情况,正常情况下三个月就够了,但是谁知道这三个月中他会不会遇到别的事情?所以还是看过才保险。

    “好,多谢医生。”张先生松了口气,对于自己的儿子能够彻底恢复他是很高兴的。

    水清歆送张先生父子俩人离开后,收拾好办公室也准备离开。

    只是在水清歆收拾办公室的时候一个人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你是谁?”因为是给张家父子看病,水清歆并没有带上口罩,身上也没有长白大褂,所以此刻的水清歆看起来真的就是一个学生的样子。

    那推开门的人一下子愣住了,“这个办公室的医生呢?”

    那个病人有些迟疑的问道,他原本是并没有准备推开这个办公室的,只是原本他之前来这里看病,从别的医生那里知道这个办公室里的医生是一个特比的医生。

    并不经常来医院,只有她自己有病人的时候才会过来,而这些病人从来都是事先预约的。

    这病人的心里想着,能够有如此多的特权的医生,应该是个医术很高明的医生吧?于是这身上的病痛在拖了将近三年都没有好的情况下,他抱着希望推开了这办公室的门,却没有想到这办公室里根本就没有医生,只有一个未成年的少女。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