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擎只见蒋豪的脸色被憋的铁青突然之间一口鲜血喷涌而出,那块苹果随着那口鲜血一起掉在了白色的床单上,蒋豪瞪着眼睛抽搐了几下,眼见就要昏死过去,被蒋念哲用力的掐住了人中,按了护士铃。

    护士医生急忙赶到,蒋念哲神色紧张的对医生说:“只是为了他吃了口苹果就吐血了,我们老爷子这一吐血,这女人太过紧张好像是动了胎气了。”

    医生护士慌做了一团,手忙脚乱的将这件比昂房里病床上的两个人推进了手术室。

    霍擎这才从蒋念哲的口中了解到,那个女人是徐安琪,因为有了身孕,所以保住了一条命,蒋豪付怒气为喜悦,老来得子总是让人兴奋的,可是兴奋了没有多久就被自己的大儿子告知,那个孩子是他跟那个女人的,并把这个女人推到了他的床边交由他处置,蒋豪亲手了解了徐安琪肚子里的那块肉之后,蒋念哲遗憾的告诉了蒋豪,哥哥从不曾碰过那个女人,蒋豪真的是老来得子了,那个孩子千真万确是他的没错,可是那个孩子已经化做了一摊血水。

    蒋豪的心也是够大了,被这样气竟然还都不死,看来自己也不再用做什么了,这个老东西自有人收拾,不只是这样,蒋念薇的日子也很凄惨,养尊处优惯了。这几年不算霍擎给她的气,她过的还算挺好的,可是那个孩子是蒋念哲的,这件事已经让她崩溃了而且还没有人告诉她真相让她活在恶心之中,把她再放在了精神病院里,这样的折磨简直让她生不如死。

    他也懒得去看这些人的下场,只知道未来的日子里,不管是精神病院的女人,还是医院里正在抢救的蒋豪跟徐安琪都会过的生不如死,这是对这些人最好的惩罚方式。

    回到家里只剩下自己跟老爷子,还有一只年糕,也是公的,三条光棍坐在家里无比的凄凉,周嫂见了只觉得好笑,少奶奶跟小小姐又不是不回来,这两个真忧虑太多了。

    日子过去了一天又一天,他跟老爷子已经从京城搬到了洛城,没有老婆女儿在身边的日子简直度日如年,老爷子见了只觉得烦躁,“你别在这里走来走去的了,自己老婆女儿接回来不就得了,接不回来直接抢,出息啊,真是丢我霍家的脸。”

    霍擎被老爷子骂的精神一振,当天晚上就乘坐了去美国的航班接老婆孩子了,到了楚家直接被管家拒之门外了,说老爷子不许他进去。并了解到了老东西竟然带着秦暖跟安安去参加什么该死的舞会了,他就知道楚家的老老小小没安好心,要拐跑他的老婆女儿。

    围着楚家大宅转了两天都没有见到自己的老婆孩子,简直都要急死他了,可是楚家已经下定了决心要给他点颜色瞧瞧又怎么会让他轻易见到秦暖母女。

    等待的日子简直就是一种煎熬,霍擎觉得这日子比十年前还难熬,自己打不过去电话,这女人也不知道给自己打一个,还有自己的女儿,一直在家里骂安安是只小白眼狼。

    或许是霍擎的咒骂管用了,安安在霍擎到了这里快一个月之后突然给他打了个电话,小丫头软糯的声音响起,“爹地。”

    他激动的不得了,“女儿,宝贝儿,安安,霍思淼,你终于想起来你还有个爹地了吗?”

    安安举着电话看了一眼身后的舅舅撇撇嘴,舅舅果真说的没错,爹地要疯了。

    “妈咪呢?你妈咪呢?楚老头跟楚小三儿是不是给你妈咪介绍男人了?啊?嗯?该死的,安安准备给爹地开门,爹地现在马上过去。”

    “好。”

    大人们的世界真是奇怪,这么久不让爹地见妈咪跟自己,妈咪吐了就让见了,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