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婶一愣,这全然不提大侄子的事儿,只拿两个儿子说事是个什么意思啊?儿媳妇有一回说漏嘴,说在京城的官夫人背地里给大侄媳妇取了个绰号:九尾狐。说是谁都抓不住她的把柄,说话做事从来都是滴

    沈寄点头,“是啊,毕竟小包子和小馒头还是要求学的嘛。离得远了,我不放心。而且将来要科举入仕,持己在京城多少还有些人脉,也能帮他们铺铺路。”

    四婶的本意是让她去看看,芳姐儿管教成如今的样子是不是可以了。倒没想到她把话题扯到族长夫人的权限上去了。不过,听沈寄说只是暂住她眼睛亮了亮,“你们还是要回京的吧?”回去好,最好是大侄子能再当丞相。那柏儿的日子也好过。族里也能更欣欣向荣。

    沈寄道:“族里的事这么多年都是四婶您在管。我这次回来也是暂住,没有要一直留在淮阳的意思,就还是都您关着吧。”

    “大侄媳妇,芳姐儿已经被调教了二十来天了。你要不要去看看?”

    外头四婶看着魏楹施施然带着幺儿幺女出去。这些日子看这个出息得不得了的大侄子就这么悠哉的在梨香苑住着,一副有妻有子万事足的模样。老宅的人都有些心塞。如果他是六七十了,如今倒也寻常。反正他也当过丞相了,足够家门再荣耀个几十年的。可他正值壮年啊!不过,她是不敢在梨香苑倚老卖老的,也就没说什么。想写信问问柏儿,可老爷说如果他能看得清楚京里各方实力的角斗,就不会至今还是靠着兄长帮扶才能坐稳五品京官了。

    “不用了三哥,只有十几个字不认得,我可以查《说文解字》。”小豆沙一副看懂了信很有成就感的样子。小馒头摸摸她的脑袋也就出去了。既然是娘给四妹的,那就说明信上没啥犯忌讳的事儿可以随便她看。

    小饺子和小莲蓉一起跑过来抱住他的腿,魏楹便让小厮抱上他们,跟在后头一起出去遛弯了。小豆沙在屋里看信,连猜带蒙的看明白了大姐姐她们在为女学做准备这些事儿。小馒头进来拍她后脑勺一下,“要不要三哥念给你听?”

    魏楹站起来,“四婶,您跟侄媳妇聊会儿天。侄儿出去散个步,你们谁要跟爹爹出去?”

    小馒头已经进去端了根凳子出来,“四叔祖母,您坐!”

    沈寄看过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四婶来了。她便将信放回信封递给等在一边的小豆沙,“拿进去。四婶来了,快坐!”

    小馒头哈哈笑道:“我不疼,我怕你手打疼了,哭着去告状。娘,大姐姐的信!”

    小豆沙一派高手风范的站原地朝小馒头招招手,“三哥你过来,我保证不打疼你!”

    小饺子听到‘胖叔叔’伸手挠挠下巴,好像是有这么个人呢。上哪去了呢?他转着小脑袋四下看看。没找着人回头也就丢开了。

    小馒头从外头进来,“你们小姐姐练这个,跟胖叔叔一样是为了减肥。你俩不用啊!”

    沈寄收到小芝麻报平安的书信的时候,正在看小豆沙练五禽戏。两小对这套动作更加的感兴趣,比三哥教的有意思多了。也比爹爹那个慢吞吞的太极拳好玩儿。反正就是学动物的动作嘛,他们本来就喜欢的。于是在后头四不像的跟着比划着。偶尔还不着调的配点‘喵喵’‘呱呱’的音。不时惹得魏楹和沈寄一阵的发笑。小豆沙抱怨他们扰乱她的心神,沈寄就让她只当练习修身养性了。

    徐茂有点惊疑,“看来事情比我想的还大啊!”他只是凭多年官场经验臆测的,可魏楹会特地让儿子来提醒自己,那事情就真的不是一般的大。

    “嗯。岳父让我提醒您,千万别卷进去了。之前清明叔就差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