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剑不过一尺来长,青翠如玉,圆润缺少锋芒,古旧而有裂痕。

    硬说是剑,何不说是匕首更为贴切。

    但即便如此,在此剑现出之际,便给予了宁凡莫大危机之感。

    丝丝天灵之力,自剑上散出,在北塔塔主挥剑之下,天灵之力化作青sè微芒,微芒成线,线如刃,轻轻一割,却将虚无的天地,划破一道极细的伤口,隐隐露出伤口之下的幽暗虚空…

    灵宝!

    唯有灵宝,可引动天灵之力,斩碎虚空!

    这一剑若斩在肉身上,便是宁凡的肉身之强,也要受损!

    甚至,连雷鞭都不可轻易打在此宝之上,否则,必损!

    但片刻间,宁凡又发现了不同之处。

    此剑虽缠绕天灵之力,但比真正灵宝,又弱了一些。

    灵宝,又称玄天灵宝,修士到了化神,可凝神意,法宝到了灵阶,可融天灵。五行灵力,凝聚而成为天地元力,元力再凝聚至极致,则是纯粹的天灵之力。

    譬如这一剑带有一丝青sè微芒,那不足寸许的微芒,便可以斩杀玉命境之下一切炼体修士,从sè泽看,应是木属xing的天灵之力。

    但若说是灵宝,威能又略低了些…心思一转,宁凡便看破,此剑或许曾经算是灵宝,但如今,因为破损,只能算半步灵宝,比极品强,比灵宝弱。

    不是玄天灵宝,而应是…玄天残宝!

    对,必是如此的。真正的灵宝,便是化神初期,使用都极为勉强,万甲法力都不够,若说是残宝,则北褐可施此刃,原因宁凡便懂了。

    “周明!本座已知你炼体境界不凡,亦只你有一鞭,专打人法宝,抽宝杀婴!项辽不防,吃了暗亏,本座可不会重蹈覆辙!此剑在手,你炼体境界再高又如何,在老夫眼中,随手可杀!”

    北褐冷笑,但面sè的苍白,却隐隐说明,他cāo控此刃,并非随心所yu。

    此剑在手,他心生空前自信,便是化神,也可一伤!

    “三弟,你持宝拦住此子退路,莫让此子跑了…本座自损修为,方可施展此刃一剑之威,且死了二弟,若一无所获,可就太过不值!”

    “是!”

    东青遁光一闪,手持一道长锁,小心戒备,一旦宁凡逃遁,则阻拦!

    而在封锁宁凡退路之后,北褐掌心,一剑自上而下,一斩!

    这一斩,北褐的一身血肉,好似被玄天斩灵剑吞噬一般,面sè更苍白,身体极速瘦削下去,顷刻,已只剩皮包骨头,所有血气,都没入一剑之内。

    好似一道青sè光线,自天空下坠,接连海面,风平浪静。

    但下一刻,那光线处,却天灵一撕,整片天地,都被撕碎,露出幽暗之虚!

    那青线切割的一霎,宁凡心头一凛,毫不犹豫瞬移而遁,但那天灵之线好似附骨之蛆,他遁到哪里,灵线便割到何处,退无可退!

    目光一狠,宁凡心知,此天灵一剑,他怕是唯有硬抗了!

    一身法宝,没有一件达到灵宝品阶,连玄天残宝都无,如此,似乎只有凭肉身去抗!

    这绝对是宁凡所见,化神之下修士能发出的最强一击,甚至,比少数化神初期的攻击,都更为恐怖!

    右目司土之星一动,天地间的土行之力,好似形成一个深黄sè的巨盾,阻在身前。在巨盾之后,宁凡毫不犹豫催动‘念守决’,以元婴巅峰的墨sè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