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层水域之下,淤泥之中,宁凡盘膝而坐,宛如死寂。

    他的周身被黑色星光所笼罩,不断治愈着浴魂之光造成的伤势。

    浸沐在神光下,宁凡的药魂正一丝丝朝六转突破着。

    从这突破速度来看,想必突破六转还需不少时间了。

    玄阴界中,洛幽闲坐在草庐之外,悠然梳着乌黑的长发。

    她起初担心宁凡承受不住第七层神光,但此刻已经对宁凡全然放心。

    当年处处需要她庇护的少年,不知觉间,已长成有一个可靠的男子

    这让她欣慰之际,没有来有些失落。

    长发如瀑布泻下,洛幽表情娴静,如一个久居闺阁的小姐,根本看不出平日里半分妖娆妩媚。

    而她深如幽潭的眸子里,更有一丝说不清的情绪。

    她放下梳子,纤柔的手指抚摸着玫瑰般娇嫩的唇瓣,素面忽然染上微红。

    “记得昏迷之时,那臭小子时时亲我,还以嘴为我度药”

    “他还说,会保护我”

    她虽沉睡,但对外界之事还是有感觉的。

    她记得宁凡对她的好,记得宁凡的温柔,这令她芳心一乱,感到惘然和迷惑。

    她起初帮助宁凡,是为了彼此利益,但渐渐的,那利益之中,多了一些说不清的情愫,她不得不承认

    在她这一次苏醒之时,几乎有一个瞬间,想要敞开心扉,向宁凡走近一些。

    只是一想到家族覆灭的仇恨,她的心却渐渐冰冷,所有的情愫都被浇灭。

    “洛幽啊洛幽,你已不是当年的洛家大小姐,谈情说爱并不适合你。你的存在。只是为了替父母族人报仇”

    洛幽眸色渐渐平静,步入草庐,走至妆台铜镜前,抬起素手,轻轻解开胸前的衣扣。

    软罗质地的素白衣裙,轻轻跌落在地上。

    她解下抹胸,好似乳酪一般的酥胸便绽放在空气中。

    双手横抱胸前,她背对铜镜,回头凝望。

    铜镜中的女子,有着羊脂玉一般白皙的肌肤。风华绝代。那**的曲线,可令无数男子疯狂。

    但那白净的脊背上,却有着触目惊心的伤疤。

    那伤疤的图案,恰似一个狰狞的蜘蛛。

    “洛幽,看清这伤痕,你可忘了灭族之仇?”她自言自语,长睫微微颤动,似有悲痛,却终究没有垂泪。

    她已不是当年柔弱的洛家小姐。

    她甚至早已下定决心。为了复仇,弄脏自己的身体,选择阴阳变作为本命魔功,做一个采补男子的女魔头

    可惜。命运与她开了个小小玩笑,她在弄脏自己之前,元神被困在阴阳锁之内。

    望着那狰狞的伤疤,洛幽表情渐渐冷漠。好似一个木偶,再无情绪流露。

    重新披上衣衫,她沉默少许。才自语道,

    “洛神已死,如今的洛幽,不会对任何人动情,一定”

    宁凡并不知玄阴界的香艳的一幕。

    他盘膝而坐,一坐便是五日,寸步不动。淡金色的神光照耀在他的脸上,勾勒出坚毅的轮廓。

    他黑发如墨,眉飞入鬓,眉心的血色星点闪烁着妖冶的光辉。

    他相貌并非平庸,也非绝世俊朗,但却给人一种安心之感。

    忽而间,宁凡睁开黑眸,眸色如深渊看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