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体内生机,交给我!此为,你对本妖流露敌意的惩戒!”

    黑衣宁凡的口气极为霸道,一经降落在青石古路上,立刻步步走向蛇发老者。

    蛇发老者心中本还有一丝不安,但当察觉到宁凡流露出的修为气息后,心头大石登时落下,老眼一眯,微微冷笑道。

    “让老夫交出体内生机?哼!好大的口气!小辈!若老夫没有看错,你未受禁仙之力压制前,应该只是舍空中期的修为吧?区区舍空小辈,竟敢对老夫口出狂言,欲夺老夫体内生机,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

    “按照老夫的规矩,你对老夫出言不逊,必须以死谢罪!老夫也不亲手杀你,你直接自尽吧,也免得在老夫手上自取其辱!”

    言罢,蛇发老者负手而立,抬头望天,一派前辈高人的气质,丝毫未将步步逼近的宁凡放入眼中。

    在蛇发老者看来,宁凡对他口出狂言,他能给宁凡自尽的机会,已经算是开恩了。

    若是宁凡不肯乖乖自尽么,嘿嘿,他不介意亲手灭了宁凡这‘舍空小辈’。

    宁凡并不理会蛇发老者,仍是步步走近。

    见宁凡不肯自尽,蛇发老者不耐地睁开眼,冷哼道。

    “冥顽不灵!既然你不肯自尽,老夫便亲手送你上路吧!便让你见识见识,碎念境修士的恐怖!道念之术,青蛟化剪!”

    蛇发老者双手猛地一合,天地间立刻现出两条交缠在一起的青色蛟龙巨影,正是他苦修多年的道象。

    但见道象青光大作,那两条交缠之龙竟是幻化成一柄巨大剪刀,直接降临,朝宁凡拦腰剪去。

    “此为老夫看家绝学,你能死在此术之下。足以自傲了”

    言罢,蛇发老者微微闭上眼,似乎已预见到宁凡被青蛟剪拦腰斩杀的一幕。

    面对青蛟剪的攻击,宁凡只是徐徐抬起右手,伸出食指,一指点落,口中冷冷道。

    “刹古!”

    天地间登时妖风大作,黑雾翻涌而来。云海之上,更是徐徐现出一个万丈之巨的黑蝶妖影,似虚似幻。好似一道明灭不定的黑色火焰,气息不祥而邪祟。

    滚滚黑雾随着黑衣宁凡一句‘刹古’,更是瞬间凝聚成一道千丈指芒,直接朝那青蛟巨剪按下。

    但听嘭地一声巨响,那青蛟巨剪直接被宁凡一指按成无数碎片。

    正闭目作高人状的蛇发老者,猛地睁开双眼,眼中满是不可置信!来不及做出更多反应,宁凡的千丈指芒已横冲而来,朝他当头按下!

    那指芒一经按落。蛇发老者整个身体好似要撕裂一般,传来无边剧痛。一指巨力传开,蛇发老者立刻吐血倒飞,飞出百丈距离后。重重砸落在青石古路上,整个人已好似成了一个血人。

    此刻的他,眼中已再无半点轻蔑之色,只有震惊。只有恐惧。

    他知道,自己看走眼了,宁凡绝对不是什么‘舍空小辈’!

    “此人这一指太强。就算老夫没有大意,倾尽全力,也断然无法正面接下这一指!只能退避!”

    “此人绝非舍空!就算他不是碎念后期,也定是那种半步踏入后期的中期碎念!”

    “该死!若早知此人厉害,老夫哪敢跟此人废话,定然早早逃遁了”

    此刻的蛇发老者,心中已是追悔莫及。

    宁凡并不理会蛇发老者,复又抬指,朝蛇发老者一指点下。

    “刹古!”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