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爱咫尺 【01】、姻缘一线,冗长静夜,你我好似陌路(1)(1/2)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美国加利佛尼亚州佳登格勒佛教堂。

    牧师点着头,看向另一边,问:“尚霁曦女士,我代表教会在至高至圣至爱至洁的上帝面前问你:你愿真心诚意与吕潇先生结为夫妇,遵行上帝在圣经中的诫命,与他一生一世敬虔度日,无论安乐困苦、丰富贫穷、或顺或逆、或康健或软弱,你都尊重他,帮助他,关怀他,一心爱他,你愿意吗?”

    霁曦精致脸上透出灿笑,红唇高高挑起,音色委婉无限爱溺沉浸其中:“我愿意。”

    掌声响起来,场下的人们纷纷站起身,祝福嬉笑不绝于耳,笑声在这座空旷高耸的教堂里回旋着,像放飞了自由的白鸽。

    吕潇掀起她的面纱,俯身相吻。

    礼节过后,霁曦转头,人群中她一眼看到坐在前排的姐姐,笑着冲她眨眼,甜美容颜拢不住此时的幸福光环。

    霁月也露出淡淡地微笑,又跟着大家一起鼓掌。

    昨晚,霁曦缠着自己,问当时她结婚时的心境是什么样子,紧张吗?兴奋吗?还是什么。

    她任由霁曦摇荡着自己的手臂,微怔着大眼一时半会儿竟没答上。

    身旁的人纷纷上前为两位新人送上祝福。

    她站在他们不远,望着一身白纱圣美的霁曦,出神的想,自己当初结婚时是什么样子,别人眼中是否也是这样圣洁美好?

    可无论怎样绞尽脑汁,终是记不起当日的心境。

    她苦笑。

    转头,身旁的人已揽过自己的肩。

    抬眸,她撞进段天年深邃漆黑的瞳仁,那里散着慵懒的柔和与微小疏冷,她看的清晰却不以为然的转过头,继续鼓掌,微笑。

    “累了吧,一会儿送你回酒店。”段天年看着她问,嗓音环绕在耳,有着他看上去的体贴与醇厚。

    霁月点了点头,又看向已经走进车子的新郎新娘。

    身旁,继母原悦岚圆润光泽的脸上笑起来,对着身旁的尚玉熊道:“你瞧瞧,天年多紧张咱们霁月。”

    尚玉熊浓眉微挺,笑着点头,即便在笑也未能折煞他面上本有的军人威严。

    “爸,我累了,想先回酒店。”霁月站在段天年身旁,看着父亲。

    “嗯,你身子骨单薄,经不起来回折腾,昨儿个又被霁曦那丫头缠了一宿,早点休息,明早我们回国。”

    “嗯。”霁月点头,手抚了抚胸前的紫晶吊坠,眼梢微微半垂。

    “爸,原姨,我先送小月回酒店。”

    “去吧,去吧,瞧你紧张的。”原悦岚说笑着,又顺势回头望了眼早已离去的新人,心中不禁怅然若失,一转眼,她的女儿也嫁人了。

    彼时加利福尼亚正值秋分,下过雨,道路上浸满了飘散的落叶,秋色绵绵。

    霁月一路无话,静静享受秋雨过后带来的清爽,不知何时起,她能很安静的坐上一整天或是一整周都不去挪动身子,而往往这样坐着时她自己也不甚清楚想了些什么。

    段天年这点很好,霁月不说话时,他很少多话,静默在她身旁,或走开。

    车子一路行驶至酒店,到达门口时,已有车童上前开门。

    霁月昨晚没睡好,头有些昏沉。

    她在门口等了会儿将钥匙交给车童的段天年,两人一起走回房间。

    尚吕两家联姻在京城不算新闻,霁曦与吕潇来往多年也是两家人暗自默许的,水到渠成便只差举行婚礼。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