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爱咫尺 【02】、归去来,归来去,何处是归去(1)(1/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走吧,早点休息,明早我跟你一起去送他们。”

    霁月望着段天年宽厚的背影,踌躇在嘴边的话终是没有问出口。

    她其实也很想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站在门外的,他听到了吗?会生她气吧?

    三年了,从决定结婚起,他没问过,她也没说过,二人都默契的选择了沉默。可是,他一定是知道的,一定。

    站在无人的房间,她嘴角露出淡漠,苦笑起来。

    待霁月走进卧房段天年已经进了浴室,霁月被霁曦缠着在做spa的房间闹了一会儿已经洗过了,便换了睡衣。

    她坐到床上,随手拿起床柜上的读本,撇头时发现上面放了只精巧的盒子,她打开来,是一块剔透的白色水晶,通体晶莹,微光下闪着七彩光泽。

    “上周去奥地利在个小店里买的,是原产巴西的晶王掉下的碎石。”

    霁月抬眼,段天年已经由浴室走出来,湿漉的头发落下来,垂在眼眉间,他没穿睡袍,裸露着坚实古铜色上半身,裹着浴巾,一脚迈上床。

    松软的床垫随着他脚的力度摇晃起来,霁月没拿稳,水晶坠子掉下来,她伸手去拿,与段天年的手碰上,轻碰间她自然反应刷的躲开,却忽然被他攥住。

    他身上沐浴香精的味道传过来,淡淡的,柔和清扬。

    “有件事我们很久没做了。”他哑然开口,面上带着淡淡温和。(wwW.zhbiao.com 无弹窗广告)

    霁月不解,反问:“什么?”

    “你说呢?”他寂寥如星的眸子滑过清淡,说完又牵起少有的散漫唇角。

    不待她开口,他已双臂拢紧,将她死死钳在胸前,两人呼吸一顿一顿,起伏连绵,薄唇铺天盖地覆上来,她来不及思索,已被他占了先机。

    **

    寂静的夜,秒针滴答滴答的声音滑过,霁曦毫无睡意。

    吕潇察觉了她的异样,搂过她:“怎么了?”

    “我今天拉着我姐参观她们家,她什么都不清楚,天年哥对她倒是细心,出乎我的意料。”

    “那你以为天年会是什么样?不管怎么说他们也是夫妻,他在胡闹也知道分寸。”

    “嗯,香港的狗仔厉害得很呢,什么新闻挖不到,我又不是傻子,汪琳娜没人撑腰能这么狂妄?”

    “你心里门儿清,你姐都不知道对天年什么感觉。”

    “你们听到了?”霁月回过身子,黑暗里望着吕潇。

    “听到了。”

    “呵,他也不爱我姐,对吧?”霁曦说到这里,忽然发觉眼角潮热,她扬手,赶忙擦掉要掉下的泪滴。

    “别这样,乖,你要明白,爱的是一个人,结婚过日子的也许又会是另一个人,不是所有爱的人都能走到最后,你姐现在这种生活兴许她更喜欢呢。”吕潇擦着她眼角的泪滴,亲吻着。

    **

    幽红的火焰渲染了半个房间,段天年吸了口气,香烟燃气。

    “香港的生意基本上正轨了,差不多是时候回去了。”他袒露着肩膀,硬朗的身形靠在床上。

    见霁月平躺着不出声,他又道:“妈妈打电话了,也希望咱们趁国庆回去。”

    “不回来了啊?”霁月忽然出声,音道带着微颤的涩涩。

    闻声,段天年低下头,撞上她清澈撩人的眸子,只一瞬,他心底浑然生出许多情愫,隐隐约约,正想说点什么,突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