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爱咫尺 【11】、流光溢彩的京城,浮云飘渺(3)(1/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下过雪,天仍阴霾着,沉沉甸甸的,厚重云雾堆积在天际。

    霁月披着蓝布格子披肩,站在卧室小阳台上,冰冷的空气吹来与屋子里暖意赫然相.撞,倒是生出一丝凉爽,冷飒飒的。

    她手搭在阳台的白石头砖上,看着园子里一片雪景,脚底下的毛球蹭.了.蹭,又怕冷的钻回屋子。

    知晓舅舅一直过得很好,她心底便放宽了心,这一通电话她打得格外长,前前后后又与舅舅聊了小半天,最后心底暗自决定过年后回趟家里边儿,她俯身看着远处,白净面上漾着淡笑,心里默默期许着。

    一家人自从她结婚后便没再见面,天骄的断然离开,阿婆的去世,亲生父亲再度出现,再到知晓段家与父亲的世交关系,这一切好像场小电影,可偏得自己非要是那可怜的悲情主要?她想不通,明明当初信奉努力崇尚生活,而最后终究败给命运的捉.弄,它像是只无形的手,翻动着每个人的路线图,不论喜与悲溴。

    对天骄,她不是不恨不气的,他舍弃了两人的誓言,背弃着诺言另娶了沈家千金。而那时的她呢?愚蠢荒谬的认为只要见上最后一面,便能争取出机会,离开阿婆的病房,奔到他的身边去,可争取出的到底是什么呢?是没能与阿婆最后见一面的契机。

    那一段时间,她常常想,为什么老天就不好好睁开眼睛瞧一瞧呢?她哪里有错?要这样对自己。

    “小月,去吧。”阿婆慈祥的笑蹿出来,面上带着氧气罩,挥动着干瘦无力的手,让她去,去追寻她那时认定的那一人,去追寻她信奉的他祷。

    她真傻,她竟真的去了……

    她只是想,追到天骄,同他讲上一句话,便快快的回来……

    很多时候,事不如人愿,偏生老天爱与你玩笑,你便这样错过生命中重要的人。[www.zhbiao.com 超多好看小说]

    两个人,都走出了她的世界,再不回来。

    心灰意冷,什么叫心灰意冷呢?噢,是了,她那时便是如此,不得不信,这是命,终究是命运安排,她自此消沉向命运低下头,接受着所有人安排给她的命运,接受着父亲授意的婚姻,也擅自拉开了自己与舅舅家的距离,那样放纵自己去沉醉其中,忍受着心尖儿上翻腾的煎熬,她恨得更多得实则是她自己,这样无能为力的自己……

    “在做什么?”天年醇厚嗓音飘来,她来不及转身,人已经被他由后面拥住,他用下巴抵着她柔.软的颈窝,一抹薄荷香气萦绕进鼻尖,面上是他侧脸肌肤的温度,与之她的比较,热了几分。

    她黑瞳乱移,没做声,静静让他拥着,又定了定神色,刚要开口,便听着门口的叫声。

    “嫂子!”

    霁月垂眸看到天碧拎着大袋子小包包冲她扬着脸,她忙推开他,趁着空隙道了句:“我去瞧瞧。”便一溜烟的快步进了屋子,穿堂而过跑到走廊。

    天年一只手搭着,细长眼眉凝着她,停下车子抬头便瞧见她,她站在卧室小阳台上,披着蓝色呢格子披肩,乌黑亮发散着,一双眼神望着哪里他辨不清晰,却捕捉到了瞳孔里那抹神色,她想得入神,连他停下车子,进了屋子都未发觉。

    他随之将背脊全部靠在石台子上,伸进上衣口袋捏出根香烟,点燃,夹在指尖,看着它细细燃着,冒着一缕青烟,浩浩荡荡慢慢悠悠飘进冬色。

    电话响着,他瞟了眼,接起。

    “段总,有个事情……。”邹毅在另一边说。

    他抬手吸了口烟,吐出大片烟雾,狭长黑眸盯着卧室床头的婚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