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爱咫尺 【11】、流光溢彩的京城,浮云飘渺(4)(1/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陆南叼着烟卷儿,一手提着硕大的红袋子,一手拉开车门,耳边还夹着电话。

    嘟……嘟……声响后,天年沉稳的声音飘过来:“你属猴子的?大早上猴急猴急打这么多电话?变着方儿让不让人睡个安生觉。”

    陆南嘿嘿一笑:“今儿个大哥办生日宴,你不早点儿过去还想来个压轴不成。”

    天年哼笑了句问他:“你怎么过去?和我们一道?”

    陆南开启车子,眼睛瞥了眼路边的红绿灯,揶揄着笑道:“宋远让我取蛋糕,我可是六点就起了,你还美人在怀?汊”

    天年坐起身子,瞧着自己多事搞出来的这间房,空荡荡的,没搭理他,反而笑了笑:“我收拾好了就过去。”

    他洗漱后出了门,橡木地板色泽暗沉,棉布拖鞋踩在上面发着细微声响,主卧的门半敞着,他手揣在裤带,斜着身子瞥了眼,霁月正对着镜子比画,他抬起唇角,偷偷在门外瞧着,她左拿起一件,右放下一件,摆弄半天,仍穿着那身大嘴猴粉色睡衣。

    她原来也有这样的时候,他推门走进去,故作轻松的说了句:“早。朕”

    霁月由镜中瞧着走进来的段天年,他已经穿戴整齐,而自己还在为了穿什么而烦恼,不禁面上泛起热,她自来不会让他瞧到自己为了穿衣而苦恼,这种很普通很细节的小事情,他们之间,也是从未有过的。

    天年慢悠悠走过去,随手抄起柜子里挂着的衣裙,又瞥眸瞧了眼身后脸色淡红的女人,呢喃着自语道:“这件也不错,我喜欢红色。”

    他说完闲散的瞟了瞟她,她正静静盯着那件套裙,还是去年圣诞节时候他送的礼物,她却一次没穿过,他送的礼物……

    “这件会不会抢了彩头?”她一双眼眨着,琥珀色光泽,轻轻的问。

    天年不以为然,将另一只插在裤袋的手伸出来,走过去拿着衣服比了比,摇着头:“你不喜欢?那换一件吧。”

    正说着,手机又响起来,他看了眼接听,临走前不忘嘱咐她:“别磨蹭,迟到不太好。”

    她轻轻嗯了句,便坐回沙发椅上,瞧着那件淡红呢子套裙,她甚少穿得那么鲜亮,衣服也是淡色居多的,今天这样的日子,当着这么多的人穿着红色,她心里嘀咕着,却又想着他方才说的话,他喜欢红色……红色嘛……

    天年出了门走下楼,随手抄着手机,啐道:“今儿个又不是我办生日宴,你们一个个的有完没完。”

    “哎呦,爷,我该不会是不敢巧儿碰上您正办好事儿了吧。”宋远贼笑着嚷嚷着,他还没接话便听着沈国邦叫唤:“老段!这可不行呀,今儿我们要看的可是嫂夫人。”

    他唇角笑着,眉宇间展着闲散的笑意:“你们都找死是不是,奚落我有意思是不是。”

    “那我们哪儿敢呀,你麻利儿的,我们可都在路上了啊。”

    “嗯。”他合上电话,听到后面的脚步声,转过身子,狭长眸子倏地一亮。

    霁月穿着红色套裙站在他身后,西瓜红清润嫩俏,袖口处抽着碎褶而起的泡泡袖平添了套裙本身的肃静,添了几许可爱,裙口微微收着边儿,鹅蛋脸上粉腮红润,玻璃球子般的眼睛散着琥珀光泽,淡淡的粉妆玉琢,楚楚动人。

    乌黑的长发被她松散梳起,耳上还坠了两颗钻石耳钉,光线打上去钻石切割角度反着耀眼的光,微小闪亮的撞到他心坎儿上,除却衣服本身不说,她偶尔的淡妆,穿得色调亮一些,着实是个美人,会令他心动。

    霁月很是别扭,这样的穿着她平日很是少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