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爱咫尺 【11】、流光溢彩的京城,浮云飘渺(5)+更(1/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天年回了眸子,将双手都插进裤带子,立领外罩在身,他这一系列动作下来,直立立往门口一站,风度翩翩又盛气凌人。zhbiao.com [顶点中文小说网]

    见他没答话,陆南跟着叹了口气,砸了砸嘴,道:“不是我说你,这事儿你赶紧办利索了,别拖拖拉拉的。”

    天年没答话,一双深沉的眸子凝着门口开得正旺盛得杜鹃,大朵大朵得赤红花瓣,云蒸霞蔚甚是娇艳。

    “你们哥俩嘛呢?”沈国邦嬉笑着走过来,拍了怕天年肩膀,挑了挑眉毛,问:“可以呀兄弟,没看出来您这招子玩的,够狠得呀。”

    北奥项目顺利开盘,在业界是个不是新闻的新闻,这里面儿的沟沟坎坎儿,懂得人均是心照不宣汊。

    他也是知道最近天年和仁宁远暗地里死掐的厉害,生意场上的事儿,谁也不好说,虽明面儿上看不出什么,只是普通的商业运作,但私下里这帮发小都熟知段家与仁家水深火热的关系,祖上便是死对头,多年的政敌,又有着天萌那一档子事儿在,这一辈儿的梁子也算是结下了。

    京城这座城池,便成了两家平分秋色的地界儿。

    “你们俩刚回来,我看还是消停点儿好,别出了岔子,吃不了兜着走。朕”

    “谁难为我,我就难为谁。”天年淡淡收了眸子,轻轻开了口,语调极轻说得极慢,随之懒散的一笑,看着沈国邦。

    “瞧他那德兴,我看这世上没人能震得住你了吧。”沈国邦跟着笑。

    “那可不好说。”陆南插进来,得意的笑,眼里尽是道不明的意思。

    “噢?我猜猜。”他也是个精明人,瞧着段天年满面含蓄着的笑着也不反击,跟半大小伙子似的,霎时明白了,使劲儿拍了拍他:“我没看错吧,段公子竟然春心懵动啦?”他眉开眼笑的给陆南使了个眼色,靠近段天年笑着问:“你可得悠着点儿,这到处都是小情人儿的,小心着身体,别赔了夫人又折兵。(www.zhbiao.com 顶点中文小说网)”

    天年笑着猛推了把沈国邦,啐了口:“说什么呢你。”

    “哎呦,瞧瞧瞧,你就得学学人家宋远,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他哈哈乐着。

    “喂,我哪儿得罪你了,你给我乱嚷嚷!”宋远由内堂出来,使劲儿推了把他,大伙一瞧他那怕老婆的德兴,都跟着拿他打岔。

    几人打小裹在一块儿,打着哈哈逗着闷子,玩笑着便过去了,当笑声落地,声音消逝在这严严冷冬里时,他们谁人心底也都明白,自己活的潇洒嘛?外人看来是潇洒倜傥,但人生在世,谁没有点儿愁苦难耐,谁没有些难以抉择,譬如婚姻,譬如自我,他们这些个人,凭借着好家世便有了好路子,但在平头百姓人生里最简单的婚姻与自我感,他们这些个人却没得选择,家族便是自我,婚姻便是牢固家族的绳索,这不是定义却是心照不宣的不成文,不成文便成了一组定义。

    无可奈何,又无法舍弃,常人有血肉,他们这些人再混再乱亦是有颗心站在那儿的七尺男人,当家族与爱情放到天平上,大多数,尤其他们,便会去选择前者,这不是背弃,却是无奈之举。

    宋远笑着跟着大家伙一道走进去,瞅着妻子正和沈若冰聊得起劲儿,挂在唇角的笑僵着,他很僵,他这段婚姻自他看来就是很僵,可没辙,他寻找着外面的乐子,忘记了记忆中谁曾停留过,只图着此时的短暂满足感,十全十美的事儿,他从不幻想。

    天年瞥眸瞧了眼宋远,他与自己虽没陆南交好,但二十多年的情分怎么也在那儿摆着,他拍了拍他的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