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爱咫尺 【11】、流光溢彩的京城,浮云飘渺(6)+更(1/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霁月摇了摇头,颈前的紫荆吊坠儿翻滚着:“没事,我去下洗手间。”

    她慌忙的进了内堂走廊的女洗手间,外面热闹非凡,阖上门,并不狭小的空间瞬间静下来,静得令她有些无所适从,太快了,静的太快了些。

    她无力的靠在门沿,他眼眸的关切她瞧得清晰,她颤了颤手,打开笼头,蜇人的水柱流到手上,她抬眸,凝视着镜中的自己,红唇粉黛。

    垂眸手被水冲得冰凉彻骨,她才意识到自己竟拧开的只有冷水一段的笼头。

    她呼出口气,脸有些热,方抽了纸擦干,又看了看镜子里,才转身出了门汊。

    门开。段天年正斜靠着墙,一瞬不瞬看着瞧着她,那双鹰隼般的眸子盯得霁月很不舒服,她移开眼,走过去,问:“散了?”

    “心情好了?”天年勾起唇角,眼神阴沉的厉害,暴风骤如都难以形容此刻他的心情。

    他面色带着微红,霁月不想与他在这里争执,索离开,才抬起脚一只手臂已被他拽过。他蛮横拉着自己向内堂反方向走,她脚底踩着高跟鞋子,很吃力的跟着,走廊的另一端,出了门,便是停车场,他熟门熟路拽着她上了车朕。

    沈若冰盯着慧怡方才坐的位置发着呆,她小口抿了口手中红酒,面前的醒酒器已然空了。

    “嘛呢?自己喝上闷酒了?”陆北搂着她的腰,笑着问。

    她摇了摇头,推开他:“这么多人呢,一边儿去。”

    陆北宠溺的瞅了眼妻子,起身走到隔壁桌子。

    沈若冰所有所思的细细摩挲着指头,她的表妹,酒量过人无人能及,怎的偏生才几杯就醉了,她无奈一笑,但愿是自己多想了吧……

    酒席散,一群人三五个的走出来,魏凌云站在门口一一送别,身旁是他结婚九年刚刚为他诞下儿子的妻子。[www.zhbiao.com 超多好看小说]

    今儿个人全乎,他着实多喝了几杯,索性自己酒量一直以来控制的很好,他抚着额头,靠了会儿,便听着妻子问:“这边二叔两口子在呢,你先回去吧,老太太还等着呢,你早点儿回去歇一会儿,晚上还得陪着老爷子他们呢。”

    魏家人口众多,妻子自与他成婚,便安分的与长辈们一起起居,这桩婚事本不是自己所属,便更不会在意与谁白首了。

    家里安排的婚事他按照意思结了,却五年时间常驻外省,回来更是少得屈指,留下她独守空房,他不闻不问在外多年,四年前才被父亲有意调回。

    他低头看着妻子眼边儿生出的细纹,岁月带走了她的青春与自己的棱角,心中但凡多么不愿承认,可这个人便是他魏凌云的妻子了,没有她的爽朗洒脱,没有她的明媚璀璨,甚至连性格也是截然的不同,但却是户口本上与他更加紧密的人了。

    他扬手抚摸着她的脸,笑了笑:“走吧,你也累了。”

    霁月被段天年拉着进了门,他力道极重,她的手腕生生的疼着,他连鞋子也未让她换下便一路拽着自己进了卧室。

    门打开,霁月一下子被段天年甩到床上,柔软的床垫将她弹了起来,她摸着发疼的手腕子,扬起眉角瞪着面色铁青的那男人。

    天年只感浑身散着热气,像条火龙在体内乱窜,最后直奔脑顶,俊挺清傲的面带着三分邪气,七分霸气,见她这摸样,他勾唇反问:“怎么?手疼?”

    霁月不与他多争,揉着攥出红手印子的手臂,却听得他声道扬了几分贝的道:“我看你心比手更疼吧?!”

    “段天年!”她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