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爱咫尺 【11】、流光溢彩的京城,浮云飘渺(7)(1/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天年睁开眼,他垂着黑眸,一早起来折腾多半日,怀里的人儿后半截竟睡熟了,此刻她卸下防备,静静闭着眼,卷翘得长睫敷在面上,淡如春花。

    夕阳如火如丹,艳红光亮照进卧室,洒在床沿,虚虚幻幻美妙隽美。

    她均匀慢吐着气息,钩花紫绸被单下她的胸缓缓起伏,一上一下。

    他扬起手轻轻抚起她白净的脸颊,由上而下,修长手指与她的肌肤相碰,呢喃般得滑动着,激起心里面流淌着得波浪,浪花凶狠得拍着他的胸口,他不自觉挑起浓眉,心口像是堵了块沉石,她还在熟睡,恬静而美好,与这会儿子耀进窗口的火色夕阳截然不同,她似一束白月光幽幽然然地在他面前,他倏然收了手指用力攥成拳头,起身,下了床。

    门阖上,霁月缓缓睁开眼,一双明眸巧如浩星,她蹭了蹭柔软的枕找了个更舒服的姿势,乌黑发丝散乱在枕上,她一动间还能闻到发丝上的香精香气汊。

    又躺了一小会儿,实在睡不着,她才坐起身双臂抱着腿靠在床上,只此刻什么也不想想,她发着呆,走着神,脑子空白如雪,仿若时光停在这一秒,令她稍作喘息再继续挪动指针。

    她扭了身子由床头矮柜翻出药片,拿起水杯送药入喉,凉水很快流进肺腑,她还能感到胸口有些凉意,与本身的血热相互抗衡抵挡,纠缠着。

    光洁指尖捏着药板一排排颗粒映进眸子,令她想起第一次吃这种药片朕。

    那是婚后的不久,她与他终于有了更进一步的亲密,她慌乱的走在毕打街的道面上,正值圣诞,香港西化颇重,节日气氛浓烈,对面的环球商场门前络绎不绝,圣诞树挂着彩灯泡闪烁着美幻色彩,不少人在前留影玩闹。

    她捏着在药行里偷偷买到的药片,一手是矿泉水瓶子,呆滞了半刻她便毫不犹豫的拧开瓶口将药吃下,她听见自己喉咙发出咕咚咕咚的喝水声,像是渴极的人,将整整一瓶矿泉水喝干。

    空落落的心便像那支空瓶子,曾经也是满载着什么的,那些期许信任美好,都随着一瞬间变迁离她远去,不,是她离开了它们,不再需要它们了,她想。她也竟如此简单的将自己交给了那个人,她深深吸着气尽力让自己接受这局面,这一步踏出她清楚,自己再也回不去了,也许是更早,决定嫁给段天年时,她便无法回头了。

    她拧着眉头靠在铁廊上,手指头轻轻攥着,明明毫无力气可言去也要攥一攥,再任性执拗也只是个岁的女孩子,她静静流着泪,站在繁花的闹市口,如此热闹,她第一次觉着自己又如此孤单了。

    天年坐在书房,捏在指间的香烟懒散燃着,已结出长长的烟灰。

    第一次,他觉得自己的生活竟如此糟糕,如此令他焦躁不安,明明她早已成为了自己明媒正娶的妻子,可这些年,她与自己却是永远保持着平衡关系。

    如今想迈出去一步,当真难。

    他胡乱的挠了挠耳根子处留长的发根,下狠心是一回事,做起来却又是另一回事,她的敬而远之令他很是挫败,这感觉油然而生挥之不去。

    烟灰散落一地,沾到椅上,他不耐的扫了扫又吸了口,淡淡吐出雾气。

    不得不叫他承认,无论在部队,亦是之后的下海为商,又或是那些年家里的频频出事,都未让他怀疑过自己,可一碰到她,他便没辙没辙的,算过来,他不过也是一个普通男人,荣耀在外,光鲜人前,可卸下所有,他亦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而已。

    对待情感谈认真谈真情,他曾一度认为,那是不值钱的玩意儿,即便是和陆冉短暂的时光里,他也多半是少不更事,意气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