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爱咫尺 【11】、流光溢彩的京城,浮云飘渺(8)(1/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骂爸爸揍你?”霁月双瞳黑亮,乌发散着,淡蓝水纹衫前排的两颗扣子松散开着,露出颈下优美锁骨。

    天年忙别了眼,清了清喉咙,撇嘴一笑摇了摇头:“爷爷罚了我三天站,最后是被琴姨搀着躺下着才上得了床。”

    “有那么严重吗,都挨了爸爸揍,爷爷也太狠心了。”霁月觉着这在平常人家没有什么,小孩子淘气爱玩闹,说一说便行了。

    “爷爷是军人,对我们几个要求严格,特别是我,谁让我是长孙呢。”他玩笑说着,眼里闪着黑色亮光,照进霁月的眸子,她脑海里似乎能想象到,那个充满漫天蝉鸣的夏日里,老北京灰色土墙里的小男孩,被揍时候的情景,她唇角漾着笑,都未自知。

    天年斟了斟,抬起头,唇角微扬,问:“你还记得咱们第一次见面吗。汊”

    他醇厚深沉的嗓音,飞到霁月耳边,她清澈的眼仁闪着光,静静等着他,她知道他口里的第一次并非在江南那个偏僻小镇,亦非是在上海时的大学校园,而后,她瞧他一只手戳上下巴,歪着头用另一只手比划着。

    “我第一次见你,你也就这么高。”

    霁月看着他将手放在桌子下方,微微地笑了笑朕。

    天年脑海里便蹦出来她那时的样子,梳了两条小辫子,一身桃色公主裙,他又想了想,懒散一笑:“估摸着那会子你也就五岁?整天只认得魏凌风,跟个跟屁虫儿似的。”

    “谁是跟屁虫了。”霁月拧着眉尖儿,道了句,细细想一想,她比段天年小四岁,那时,她五岁,他则九岁了。

    “其实你小时候还挺爱跟着我们玩的,不光魏凌风,陆南也是经常带着你乱跑,有一次差点儿丢了”飘散的记忆将他又带回那个纯真孩童时,想着那时的自己,那时的他们,那时的一切,他面上生出稚气,卸下了平日一贯的沉稳,像是个普通居家过日子的男人,静静给妻子讲着小时候的故事。

    霁月静静望着段天年,红润润的唇角上不自觉的闪着微小笑意,那抹神色如光华映进进他此时泛起徐徐热气的心里,化作一片雾气,迷蒙着自己,蕴着她。

    “小月。”他突然的开了口,语调清悠,脸上也看不出任何异样,可一双黑而深邃的眼,炯炯闪亮。

    霁月怔在座位,手按在餐桌上,她听着自己胸口发出一阵阵跳动和那些早就存在了的悸动紊乱,如今只因此刻格外的静谧与他的一个眼神一股脑儿的都飞旋出来,她不自觉的摁了摁大拇指。

    “我们重新开始吧。”

    繁花飞乱了思绪,扰了清梦,悠闲而惆怅,又欢快而焦躁的撞着她的心,明明不是十五六岁那样年少了,明明不再是因一个男孩子表白就面色绯红了,明明也不该再像曾经那样心跳悸动了,可仍是如此了,她就这样在他语调淡然,口气轻稳的一句话里,这样的再度纷乱了。

    而后,他醇厚的声音再度跨过餐桌飘进她的耳畔,不紧不慢:“以后的每一天我都会回家,再也不留在外,除了你我不再和任何女人去吃饭,喝酒,除了你,我眼里也再不看任何女人,好嘛。”

    她垂下眼帘,里面尽是慌乱在跳,手上一热,她转眸,见他握住了自己的手,那样坚硬的股掌,修长的手指,正用着微微力气再握着自己,他的温度由掌上传来,像是火箭飞龙直达她全身五脏六腑,她抬起眸子,一瞬不瞬的与他眼眸相撞,顷刻间,静谧紧紧包围着两人,他眼里是期盼是等待是她从未见过的星火。

    她瞧着,他高挺的鼻梁展现出轮廓标准的脸,她吸了口气,终于,点了点头,喉咙却是像含了铅块,怎么也发不出声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