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玉凤眉头微蹙着,大嫂的心意她孰能不知?她惯坏了的儿子,她亦然知晓。

    天骄与天年比起亦是相差太远,而大嫂这份胸襟,这点儿担当,她自是愧对不如的,她本垂下的眼睑又抬起,瞧着赵云,道:“大嫂,我心里谁也不怪,丈夫是我没看好,孩子是我没带好,我就是怕,你知道,我禁不起了。”

    赵云摸着腕子上的宽边儿玉镯,碧绿清润,过了半辈子,越是年岁大了,也越发的害怕失去,这种恐惧是自然而然由心而生的,就像是人的本能。

    “玉凤,你以为你这个样子,该不出乱子的乱子就不会出了?错误犯过一次就够了。”

    赵云语速很慢,声音温纯儒雅,与平日一样,可听在傅玉凤耳里,却是激起了千层浪花,她八面玲珑的笑此刻再也展现不出,而是多了微小的慌乱,岁月磨练着她,年复一年,她再不是当初那个知晓丈夫外遇时候只会使用心计的普通女人了汊。

    “事情都过去这些年了,你的委屈家里都知道,但凡老太太念叨着想抱重孙,想见儿孙满堂,都没松口放一个字出来,要说搁在别人家,看在孙女份儿上也让进门了,可这些年过去了,咱们家没人松过这口,这里面的分寸,你该明白。”

    傅玉凤点着头,眼角泛起了湿润,她也是出身名门又是书香门第,自小被惯着长起来,骨子倔傲又甚是懂得揉捏分寸,当初婆婆看上她也正为如此。

    在段家,她会奉承老的,阿谀小的,自认为自己手到擒来,时光匆匆回到那一年,那时的自己傲慢又跋扈,没有什么可以让她败下阵来,即便是父母定下的这段婚姻,她也是觉着丈夫待自己疼爱有佳朕。

    她的心又开始泛着水波纹似的涟漪,疼痛感,没错是种蚀骨的疼,渐渐爬上心头。zhbiao.com [顶点中文小说网]

    往昔的影子倒影进来,她模糊的想起,那个夏日炎炎的午后,蝉鸣不断,闷热的难受,是啊,不知是不是太闷热了,她瞧见那女人偷偷找上门来,告诉她怀了自己丈夫的骨肉。

    这让她如何受得了?失心疯了似的打了她,拳打脚踢,她还没有这样痛快的打过一个人,自小的教养让她连只蚂蚱都害怕,可竟是这样用力的打了那女人,那女人整个人看上去都极其的消瘦,瘦的像个麻杆,可她不管,她这种女人就该死,她当时是这样觉着的。

    后来,是大嫂赶过来,拉起她,她当时还喘着气焰,胸口那个闷,闷得她眼睛里泪水直流,她赢了,打得那个女人躺在地上,从小到大第一次打架,第一次赢,可她一点儿也不好受,反而希望此时躺在地下的是她自己,她赢了这仗势,却输了婚姻,输了她的丈夫,输了她原以为一切的美好,她边哭又边笑,她竟然一直在自己编排的梦里,而她的丈夫段启然早就和别的女人又有了孩子?!她竟是般的可笑!以为自己出类拔萃圆滑玲珑而被丈夫疼爱,原来他喜欢的女人竟是这样的,被人爱护,柔柔弱弱的?

    那女人腰下淌出血,大嫂急忙将她搀起来。

    她冷冷看着那女人,她那痛苦的样子她看进眼底,心疼着又痛快着,她那时候甚至想活该,疼死她才好,最好死了才痛快!

    大嫂做事很妥帖,她没告知家里,也没告诉大哥和丈夫,她给了那女人些钱,便让她暂时离开了。

    她要离婚,必须离婚,她绝不能忍受丈夫做出这种事情来!可偏偏便是这样的赶趟儿,哥哥惹上了官司,家里正是水深火热,牵一发而动全身,父亲也受到影响,母亲因着一个感冒而撒手人寰。(www.zhbiao.com 顶点中文小说网)

    傅家败了,彻底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