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年知道是在夸赞霁月,心里美得像是吃了蜜糖,这感觉很微妙,他料想到霁月今日定会出众博彩,而刚刚的与人攀谈中已有不少人问他这么漂亮的老婆怎么也敢带出来。他听着面上沉稳淡笑,心里却生了跳蚤般的欢悦,喜不自禁。

    天年摸着胸口咧着嘴道:“伤了心肝儿脾肺也是我乐意。”

    “哼,我等着看你怎么死在霁月手上。”她眉眼带笑着道,端起杯中酒眼眸瞥道远处的人影,立忙道:“不跟你扯了,我入了个股做点儿投资,有时间找我。”

    吕潇从他身后经过,笑着问:“那位就是方家名声在外的小女儿?”

    天年还望着她离去的背影,纤瘦笔直。粉色拖地长裙在身,高调有华丽,可那颜色分明不是她的最爱,却硬是让她天天穿在身上招摇过市的,他点了点头,长叹着道:“是啊。”

    “女强人啊,这几年方家没她恐怕早完蛋了,她涉足的领域未免多点儿,美容院、事务所、咖啡馆、餐饮界?她还真可以,一个女人踏踏实实等她男人养不是更好?朕”

    “你说得好听,你怎么不让自己老婆消停消停?”

    说到霁曦便是吕潇的软肋,他哼哼一笑着问:“今儿个可出了匹黑马。”

    天年不动声色扫着瞳仁,淡淡道:“商家。”

    吕潇眼睛盯着隔着人群中与人交谈的商念宇,道:“别看他商念宇现在低调,在上海,他可是名副其实的地头儿蛇。”

    天年笑着问:“喂,人家在上海没招惹你吧?”

    “这年头儿,什么招惹不招惹,咱可是商人。”吕潇狡黠一笑,他看了眼前面,妻子霁曦正被另几位太太捉住聊得起劲儿,他眸色顿时柔软起来,哼笑着道:“说到商家,你有没有什么准备?”

    “没有。”天年毫无表情的说。

    吕潇目光急急地收回,看着一脸无害的段天年,有些急着问:“喂!你疯了,商家的意图很明显,可是要和你分一杯羹的!”

    天碧躲开群群贵妇包围,偷笑着离开霁月身侧,让大嫂好好和她们聊一聊吧。

    她眼眸放着狡黠光亮,优雅的迈着镶满亮片的高跟鞋子,斜肩款式的冰蓝修身礼裙令她一侧锁骨外露,美丽动人。冰蓝色布料上若隐若现透着暗花与裙摆的镂空蕾丝交相辉映,衬得她玲珑有致,顾盼生姿。

    天碧眸色一转,便看到对面搀扶吕潇而站的尚霁曦,这样的场合她定是会来的,她并非有意寻尚霁曦,而是她的穿着与自己竟巧合的相同,今年刚在巴黎推出的旗下的少女款礼服,她抓起杯子将红酒一饮而尽,心里念叨着,到底有没有这样巧。

    她瞧着尚霁曦微笑与人相拥,交谈,优雅迷人,高贵不失礼节,她为之一笑,转过身子便看到柱子旁的陆南,他也如她一般正盯着尚霁曦。

    天碧蹙起眉尖儿,心里有什么点点滴滴疼化开,像是前几天的冬雪,一层层的冰渣子落进去,她纤细的手指捏着空空如也的酒杯,陆南的神色平常,可看在她眼里尽是难过,她咬了咬牙,手臂一紧被人揽进怀侧。

    “你这样可追不到男人呀。”林子玥一身白色西服在身轻松随意却又精致优雅。

    天碧瞥着眼角,嘲弄着道:“你搂着我也没用,尚霁曦根本没把你当回事儿,她早忘了你和他的初次见面,也就只有你才当她是块璞玉。”

    “你喜欢的男人不也是这么想?啧啧啧,他可是对她念念不忘的很呢,你自己心里清楚呀天碧。”林子玥并未恼怒,一脸奸笑着道。

    “喂,本姑娘今儿很不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